第165期 2017年12月08日
民生信号灯首页

反思幼儿园虐童 幼师准入机制何时不再是摆设?

中国山东网12月1日讯(记者 周玉森)前有上海携程亲子园虐童,后有北京红黄蓝幼儿园虐童。近段时间,随着各地接连不断的幼儿园虐童事件曝光,原本处在基础教育“神经末梢”的幼儿教育一时间成了社会关注的焦点。随着舆论的持续发酵,社会各界都在讨论,在管理先进、条件优越的当下幼儿教育中,为何虐童现象屡禁不止,是监管不力还是师资队伍素质低,问题究竟出在了哪里?

矛盾的三角——民办园、低龄儿童、年轻幼师

在频发的幼儿教师虐童事件中,有网友找到一些事件发生背后的共同特点。这些出事的幼儿园中,民办私立幼儿园无疑成立虐童的“重灾区”,从三四线城市的乡镇幼儿园到一线城市的连锁品牌幼教机构,无一幸免。像携程这样的企业福利园、红黄蓝这样的上市企业出现虐童事件,更刺痛了大众敏感的神经,整个民办幼儿教育的现状也遭遇了前所未有的质疑。

从受害群体看,受害的儿童多为4岁以下的幼儿,教师施虐手段都比较隐蔽。吃药、体罚、恐吓甚至推打、针扎……如果没有监控录像保存,家长很难在日后发现或者维权取证。2012年5月,杭州市余杭区就有一名幼儿园老师用紫外线灯照射不听话的孩子,很长时间才被家长偶然发现,涉事教师虽被处理,但孩子身心留下的创伤却需要很长时间愈合。

反观施暴的群体,多是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幼儿教师或保育员。这次曝光的北京红黄蓝幼儿园新天地分园虐童事件中,三名涉事教师均为年轻人,其中一名还是正在实习阶段未满20岁的中专在校生。有的家长得知真相后,不敢相信平时文静的小姑娘怎么会做出这样狠毒的事情,实在让人费解。

全方位实时监控为何难落地

费解的不仅是大众,其实幼儿园有时候也感到困惑。有家长说幼儿园监管不力,但园内的监控和安保在教学场地几乎无死角;有人认为出事的老师素质低,缺乏职业道德,但这些人中很多有幼师从业资格证,幼儿园还经常组织师德素养培训,为何还是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呢?找不到根源就只能先道歉整改。

11月29日,红黄蓝教育机构发布了关于虐童事件的道歉信。信中承诺对幼儿园监控系统进行全面升级,确保做到无死角不间断实时监控,尽最大可能开放透明办学。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曝光后,该园直接被停业整顿,估计今后开园是遥遥无期了。

但全方位监控、停业关门就可以一劳永逸了吗?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这也只是权宜之计。

山东英才学院学前教育学院副院长高瑾教授就表示,全方位实时监控让家长可以时刻都在监视着幼儿园,实际上不是看孩子,而是在监视老师。“这样的做法不但对幼师教育质量的提升没有帮助,反而会加深双方的不信任感,加大老师的工作压力,同时也容易侵犯老师和其他孩子的隐私权。”

也有家长表示,即使安装上全方位监控,虐童事件也不见得就会避免,老师的责任心不是“看”出来的,甚至会容易矫枉过正,有时候老师一个不注意的细节都会被认为是虐童的举动。

虽然无死角监控受到诸多反对质疑,但赞成一方明显更“理直气壮”。虐童事件成为全国关注的焦点之后,前几天,有企业还声称要向全国各地幼儿园免费发放一万台360摄像头,“口号”是提高园内管理水平,帮助家长守护幼儿安全,避免虐童悲剧再次上演。不难想象,如果真的都按此标准在全国幼儿园进行全方位监控开放,幼儿安全问题能不能解决先不说,安监产业一定是一路高歌了。

百万师资缺口 幼师入职门槛形同虚设

在上海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中,看护人员殴打只有十几个月大的孩子、喂孩子吃芥末。对于“令人发指”的行为,有人质疑,这样的人是如何进入托儿所当起幼儿老师的,难道幼儿教育的门槛这么低吗?

事实是,目前国内幼儿教师准入机制是有的,而且很多省市的准入门槛非常高,但是具体执行起来却形同虚设。高瑾告诉记者,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主要就是国内学前教育师资严重不足,所以不能把问题都归咎于民办园自身管理水平,幼师虐童事件背后折射了整个学前教育的当前发展的诸多隐患问题。”

按照2013年教育部印发的《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暂行)》,全日制幼儿园的教职工与幼儿的比例需达1:5至1:7(山东省执行标准为1:6至1:8)。然而据统计,2016年我国幼儿园教职工为381.8万人,师生比约为1:12,若要达到1:7的目标,需新增幼教职工248.8万人,幼儿园的教职工配备标准离要求仍相差甚远。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这样的情况很多公办幼儿园和民办园普遍存在。

例如济南,历下区名士豪庭大地幼儿园,每年招生报名的业主适龄子女数量达到了幼儿园承受能力的1.5倍。绿城百合幼儿园12个班,每班幼儿超过50名。万科小区幼儿园规划规模9个班,将功能室改造后增加到12个班,实际招生597名。扩班后班额50余名,不扩班每班60余名。四个小区,仍分别需要再配建9-12个班的幼儿园。至于教师的配备更是捉襟见肘。

更有业内人士担忧,放开二孩政策的实施也将对学前教育领域造成巨大的压力。《国家教育事业发展“十三五”规划》中显示,从2019年开始,我国学前教育阶段在园幼儿数将出现大幅度增加,持续增加到2021年达到最大值。据估算,到2021年学前教育阶段的适龄幼儿将增加1500万人左右,幼儿园预计缺口近11万所,幼儿教师和保育员预计缺口超过300万。

师幼比低压力大 有证无证都易滋生违规

一方面是园所和师资的紧缺,另一方面是幼儿教师难招,人员流动性太大。据统计,从2010年到现在,全国每年幼儿教师增加的数量仅在20万人左右,这些新进教师的水平也参差不齐。教育部于2015年底发布的《学前教育专题评估报告》中显示:“有幼教资格证的教师占比为61%,持非幼教教师资格证的占比17%,无证教师占比为22%。”这表明,接近4成的幼儿教师并没有接受过系统的幼儿教育专业培养。

高瑾提到,上岗幼师持证比例低,再加上师幼比低,教师的工作压力大,幼儿教育就越容易从以教育为中心变成以管理为中心,从而容易滋生教师违规行为。

退一步讲,即便是有幼教资格证,也不能真正反映幼儿教师的专业能力。“尽管一些幼儿教师在获取职业资格证之前通过了相关教育学和心理学的考试,但如同许多其他资格证书一样,本质上应试的,并不能代表其专业能力。”

国外幼师多为本科学历 国内低学历都留不住

“国内每年学前教育毕业的专业学生也不少,但成材率却非常低。”有着多年学前教育教学经验的济南幼儿师范高专教授王普华道出了幼师教育背后的一个现象,随着近些年幼师人才供不应求,很多高校和职业学校的学前教育专业是“突击上马”,专业底蕴不够,招生基本“零门槛”,如何能够为幼儿园输出高端教师队伍?这些学生没有对专业的热爱,更谈不上职业认同感,毕业就转行的现象不在少数,走上工作岗位后因“压力大”“工资低”而跳槽、转行的也很普遍。

王普华表示,解决幼儿教师虐童问题,还得从人才入手。不但要强化学前教育的师资门槛的监管,规范在职教职工的职业操守,更应改革提升整个幼儿师范教育行业的办学水平,重视提高幼师职业素养的教学手段,同时建立对在职幼师的常态化心理卫生干预体系。

“很多家长认为,幼师应该是多才多艺,但儿童最需要的应该是一个让孩子身心健康成长的守护者。”高瑾也告诉记者,国内目前幼师教育更偏向于技术性学习,这样的培养模式两到三年可能就够了。但学前教育水平发达的国家,幼师多是本科以上学历,要学习儿童的语言艺术、成长环境、儿童创新型培养、儿童心理学、健康营养和安全、特殊儿童心理教育等十几门课程。其他专业的人即使是博士要想做幼师,也必须进过系统课程学习,取得幼师资格证后才能上岗。“学历不能完全代表能力和素养,但能减少问题的发生,这也是国外的虐童事件多是发生在保姆身上,而很少在幼儿园里出现的原因之一。”

11月30日,教育部副部长田学军也就近期发生的幼儿园虐童事件表态,下一步将着力化解学前教育资源不足的问题。督促各地严格落实《幼儿园工作规程》,进一步健全幼儿教师资格准入制度,严把入口关,正在考虑制定教师的行为规范,加强教师法治教育,正在就学前教育立法进行调研,已经启动程序,为学前教育依法办园、规范管理提供法治保障。

    虐童事件中,我们应该强烈谴责涉事幼儿园和无德教师,也有人庆幸自己的孩子没有在被曝光的幼儿园上学。如果没有舆论的声讨和压力,谁又能保证下一个出事的幼儿园不在自己身边呢?这又是一次被社会舆论倒逼着全盘整改的行业事件,没有任何值得庆幸的地方,希望这次事件中表过态的单位,能将承诺真正兑现,别让这样丑剧重演。

往期回顾

  • 外卖骑手的“速度与激情”

    逆行、闯红灯、边骑车边看手机……如今,外卖行业迅速发展,但一些外卖骑手为了多送单,骑着摩托车或者电动车违反交通规则的现象屡见不鲜。多个城市公布的交通事故相关数据中,送外卖车辆交通事故发生率占比越来越高,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外卖车辆交通事故为何多发?是谁为外卖骑手按下了“加速键”?... 更多>>

  • 济宁市出台《烟花爆竹管理条例》 2018年城区将再无批发点

    燃放烟花爆竹是中国的传统习俗,反映了人民群众对美好、祥和生活的向往,但同时也引发了环保、安全等诸多问题。近日,济宁市政府召开《济宁市烟花爆竹燃放管理条例》新闻发布会,《条例》共二十二条,在尊重传统习俗的基础上,主要包括立法目的、适用范围、管理职责、燃放方式、禁(限)放区域、销售时间、法律责任等内容,将于2018年1月1日起施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