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期 2017年2月15日
民生信号灯首页

摩拜单车火了,共享经济迎来新风口?

网约车大战的硝烟还未散尽,共享单车又闪亮登场。最近两年,出行市场可谓风云变幻,前有滴滴打车并购优步中国,后有摩拜、ofo一夜爆红,作为2017年开年的新晋“网红”,用“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来形容共享单车再贴切不过。“互联网+”“最后一公里”“共享经济”……当自行车贴上这些时下最火的标签,圈粉和吸睛无数也就不难理解。

济南市民眼中的“网红单车”

1月25日,摩拜单车在济南投放1.1万辆单车。济南成为摩拜进驻的第14个城市、第2个省会城市。第一批布点的选择,是济南市停车办在市内六区上报的605处区域。甫一落地济南,摩拜单车便掀起了一股新的骑车风潮,使人们的目光重新聚焦到自行车这种绿色出行的方式上。

“济南有了摩拜单车后真是方便了,直接解决了三五公里内的短途出行,我以前都是坐公交或者打车,现在我选择用骑行的方式代替。”济南市民齐先生说,现在济南市区随处可见摩拜单车,用骑行的方式出行,不仅节约了时间,还锻炼了身体。

市民刘女生告诉记者,由于她的身高偏矮,在骑行单车的时候脚够不着地面,单车的座椅不能调节,导致骑行的舒适度下降,希望摩拜单车改进一下座椅,提高市民的骑行舒适度。

进入济南以来,不少市民表示,以前喜欢用私家车、网约车、出租车等方式,解决三五公里的出行,共享单车推出以后,他们认为共享单车更具优势,不少市民开始接受并选择低碳出行。

数据管窥摩拜单车有多火

共享单车在济南有多火?从摩拜单车北京总经理邢林提供的一组数据中可见一斑。今年春节期间,济南有超过10万人使用过摩拜单车,总骑行距离超过22万公里,单日周转次数最多的一辆车子,一天被使用了31次。

从年龄分层来看,上至78岁的老年人,下至12岁的未成年人都是摩拜单车的用户,27岁至30岁之间的市民人数最多,占总用户的22%左右。有位用户从济洛路出发一直骑到燕山立交桥,随后又沿着小清河返回原点,整整骑了3.5个小时,骑行距离40公里。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济南市民外,还有12%左右用户来自青岛、泰安、聊城、济宁、菏泽、淄博、德州等10多个城市,济南的包容性,对全省各地的吸引力可见一斑。

从骑行时间和距离来看,80%的市民骑行时间在25分钟以内,86%的市民骑行距离在4公里以内。

有意思的是,从邢林提供的骑行地点分布热力图可以看出,济南形成了六大主要骑行地区域,分别是骑行量较大的历下区泉城广场、文化西路、千佛山路区域;市中区万达广场、振华商厦、绿地中心区域;槐荫区经十路沿线华联广场、凯旋中心区域;天桥区堤口路世贸天街区域;历城区洪家楼区域;高新区国际会展中心区域,在这些区域中,骑行量最高的路段是泉城路。

共享单车考验城市良心

共享单车在济南投入运营以来,受到济南市居民的喜欢和支持,但在运营过程中遇到的难题也折射出了一些社会问题。

一方面,共享单车带动更多的人参与到缓解交通拥堵、减少雾霾的行动中。另一方面,也暴露出城市慢行交通系统的尴尬,非机动车道不连贯、断头路多、非机动车道被机动车占道、道路存在安全隐患等成为市民反映最普遍的问题。

正如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所言,“共享单车可以反映一个城市的良心”,不仅是从城市交通设施的建设方面而言,也可以从市民的素质角度而言。车辆乱停乱放、车辆偷盗、私自上锁据为己有、车筐带儿童等行为在各地均有发生。

“摩拜单车在济南运营以来,也遇到了车辆被乱停乱放、车辆偷盗以及其他不文明用车的问题。”邢林说,摩拜单车在济南运营第7天就有车辆被盗窃,偷盗车辆的案件发生后,济南天桥区公安分局第一时间破案,并邀请媒体参与报道,起到了很好地警示宣传作用。

邢林表示,上述问题均属个案,摩拜单车在济南运营的整体情况良好是其他城市前所未有的,政府提前制定了指导意见和准入标准,并划设白线区、设立推荐停车点站牌,重视规范停放和用户教育,打造了良好的运营环境,与此同时,市民也能够做到文明出行,规范停放,创造了共享单车运营管理的“济南模式”。因此,摩拜单车计划把济南当作全国第一个共享单车精细化运营的样板城市。

治堵不能把“宝”押在共享单车上

随着共享单车的井喷式发展,其管理问题也引起人们的关注。在管理中,政府、企业、消费者该如何扮演好各自的角色?

山东大学交通规划设计研究中心主任张汝华认为,新经济背景下,共享单车契合PPP的运营模式,政府与企业高水平、高效率、低成本合作,为政府节约了资金,公众收到了低价优质的服务、企业获得了盈利,是社会化共赢的事情,这也是互联网新经济的魅力所在。

张汝华表示,政府应该编制体系规划,在规模化、网络化、通达深度和服务品质上系统考量。“解决市民出行最后一公里的问题,到达最后100米非常关键。”因此,张汝华建议共享与开放封闭式小区/单位,至少对行人和自行车开放,籍此推进街区制开放政策,完善微循环体系。

山东省政协常委宋传杰则认为,共享单车的确使得出行方便了很多,但恐怕还扛不起治堵的重任。“自行车是解决3-5公里短途、与公共交通接驳、穿街走巷的好工具。解决济南的交通拥堵,不能把‘宝’全押在共享单车上。”宋传杰说。

宋传杰表示,治堵,公共交通应该发挥主力作用,共享单车可以作为城市交通工具的一种补充。他还表示,希望共享单车市场引入灵活的市场竞争机制,以免重蹈滴滴优步合并以后优惠力度减少、用户体验变差的覆辙。

    最近几年,出行市场变化的非常快,共享单车一夜之间风靡全国各地,大有当年网约车席卷而来的架势。毋庸置疑,共享单车在解决出行“最后一公里”上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其在市场上面临的行业竞争、经营管理等方面的挑战也不容回避。因此,共享单车能走多远还需拭目以待。(记者 姜瑞丽 刘自锐)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