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期    2015年3月31日

泉水保卫战!济南趵突泉逼近停喷!

导读:家家泉水,户户垂杨,这是对老济南风貌的一句经典概括。然而,由于降水偏少和持续春旱,济南四大泉群72名泉水位持续走低,目前已有17处泉水出现停喷。其中被誉为“天下第一泉”的趵突泉已连续9天失守27.6米的红色警戒水位,揪起了每一位济南人的心。

泉城告急! 黑虎泉水位已连续三天跌破停喷线

受持续干旱的影响,泉城济南连日来陆续出现泉水停喷现象。素有“天下第一泉”美誉的趵突泉水位今天为27.52米,连续三天跌破27.60米红色预警线。黑虎泉水位为27.46米,连续三天跌破27.50米停喷线。保泉专家称,黑虎泉面临随时停喷的危险。

黑虎泉连续三天跌破停喷线 或随时停喷

26日上午,记者来到黑虎泉,发现三个虎头虽仍在喷水,但水势明显减小。特别是西边的虎头,喷出的水势十分虚弱。“这个虎子现在冒的水越来越少了。”前来打水的市民王先生说,从去年入冬后就发现黑虎泉疲态明显。记者从济南市水利局了解到,在济南四大泉群中,黑虎泉泉群地势最高,出流标高为27.50米,如果水位低于这一标高,它可能面临停喷的危险。

“受各种因素影响,泉群的停喷水位并非一个固定的数字。”一名保泉专家表示,在27.5米到27.3米之间,黑虎泉都有可能随时停喷。“今年水位和2007年非常相似,但形势更加严峻。”

记者查询资料发现, 2007年1月到2007年3月,济南的降雨量总量仅为57.5毫米.而2015年1月到2015年3月至今,全市降水仅有24.8毫米,旱情十分严重。

2007年6月8日,黑虎泉水位跌至27.33米时,三个虎头曾全部停喷,直到13天后才出现间歇性复涌。经过夏季多雨的洗礼,以及相关部门保全措施的推动下,泉水形势才转危为安。

记者了解到,济南市水利和市政公用部门正在采取回灌补源、节水检查、严查私采地下水等措施来保障泉水的持续喷涌。据保泉专家介绍,由于春季降水较少,农业灌溉用水量大,采取的措施只能缓解水位快速下滑,“水位持续走低的趋势近期很难改变。”

趵突泉水位27.52米 连续三天跌破“红线”

同样令泉城市民揪心的还有“天下第一泉”趵突泉。

根据26日早7时济南市水利局公布的实时水位数据,趵突泉水位为27.52米。《济南市保持泉水喷涌应急预案》中显示,趵突泉地下水位降至28.15米时,发布黄色预警。地下水位降至28.00米时,发布橙色预警。地下水位降至27.60米时,发布红色预警。自3月24日以27.55米的水位跌破红色预警线后,趵突泉水位已连续三日在“红线”下挣扎。

自2003年泉水复涌以来,趵突泉已持续喷涌12年。期间,虽然趵突泉水位也一度多次跌破红色预警线,不过一直未曾停喷。

保泉专家介绍,趵突泉的停喷水位在26.8米到27米之间,每年趵突泉最低水位大都出现在6月,6月之后若雨水增加,地下水有可能得到有效补给,但如果没有有效降水发生,水位将继续走低...[详细]

数据解读趵突泉水位:今年从未回归预警线上

近日,拥有七十二名泉的泉城济南陆续出现了泉水停喷现象,26日,趵突泉水位再创新低,降至27.52米,已经连续三天跌破红色预警线。记者盘点了进入2015年以来趵突泉和黑虎泉的水位发现,截至3月26日,将近4个月的时间里,趵突泉水位一直在28米橙色预警线以下,其中,最高的一天(2月22日)为27.95米,最低的一天(3月26日)仅为27.52米,一个月内下降了43厘米。

记者根据济南市水利局网站公布的数据,绘制出2015年以来趵突泉和黑虎泉水位变化趋势图。数据显示,趵突泉和黑虎泉水位总体变化呈平行趋势,从今年元旦开始至2月底,趵突泉和黑虎泉水位整体在起起落落中徘徊,进入3月份以后,呈明显下降趋势,3月22日至6日的5天中,有4天水位已经跌破红色预警线,最近3天更是渐次降低,创下了今年以来的最低纪录。

值得注意的是,从2月21至2月26日期间,趵突泉水位曾出现上涨,最高的一天(2月22日)水位上涨至27.95米,为进入2015年以来至今水位最高的一天,但也没回归至28米的黄色预警线以上。

记者查询气象预报相关资料发现,21日,济南市气象台预报分析称,受较强西南暖湿气流和冷空气共同影响,22日傍晚到23日,济南有中到大雨,局部暴雨,这场降雨或许是导致趵突泉水位短暂回升的因素之一。

记者查询中国天气网相关数据发现,未来15天济南的天气以晴和多云为主,鲜有降雨,趵突泉和黑虎泉形势仍不容乐观...[详细]

一个老济南人讲述70载泉水记忆 节水保泉义不容辞

济南众名泉接踵停喷,趵突泉水位已连续百日破橙色警戒线,引发了各方关注。家家泉水,户户垂杨,对很多济南人来说,泉水不仅是济南历史文化的载体,更是济南世世代代百姓的精神传承。近日,“老济南”刘树林就向中国山东网记者讲述了自己与泉水结缘70载的故事。

镜头一:和小伙伴“狼蹿”一圈回家喝一碗凉白开,痛快!

自古以来,济南泉系发达,穿墙入院。以芙蓉街为例,街区周围大小名泉30余处。济南人爱泉,居家、开店、品茶、观赏总离不开这泉水。

刘树林是位地地道道的济南人,今年已经75岁高龄。“我出生在芙蓉街50号院内,站在房屋院落的后门,南看王府池子近在咫尺,北眺起凤桥近在眼前,老济南一花一水我都有着深厚的感情。”刘树林告诉记者。

刘树林幼年时最难忘的时光,就在青石板路上和小伙伴追逐嬉闹中度过的,即使烈日当头也不感到疲惫。刘树林说:“有些青石板踩在上面会一起一落,下面还会咕嘟咕嘟冒出泉来。那时家家都有泉水,随手扒开路边的一块石头就能看到清冽的泉水涌出。”

“和小伙伴‘狼蹿’一圈回家,再喝一海碗凉白开,那真是个痛快!”刘树林告诉记者。特别是夏天的午后,家中长辈就会早早倒上一大碗烧开的泉水,提前放在桌上晾凉,等待玩累了回家的孩子解渴用,那种甘甜爽口的滋味至今还萦绕在刘老的心头。

镜头二:上世纪七十年代的大旱,泉池里一滴水都没有,痛心!

“趵突泉曾有几次停喷让我记忆犹新。”刘树林回忆。大概是1972至1974年,趵突泉断续停喷,1975至2003年期间,连续出现停喷。停喷时间最短两个月,最长两年半。

“有一年干旱特别厉害,也是趵突泉停喷最久的一段时间,我到趵突泉的水池边,也就是现在我们所看到的‘天下第一泉’的地方,那时池子里真的一滴水都没有了,水底的泥都干了,三个喷水的泉眼只剩下三个铁桩,看了真让人心痛。” 刘树林回忆道。

“停喷有两个原因,一是干旱少雨,二是地下水开采过量,而后者占比重更大一些。”刘树林说,“泉水复喷后,护城河畔立了一些警示牌,大致是早晨十点之前不能洗刷、游泳。”刘树林回忆,之前许多市民要在十点前打水饮用,人们也都非常守规矩,很少见到有人在泉水池内洗涮游泳。

镜头三:重归故土,节水保泉义不容辞,责任!

闲暇时间,刘树林会去趵突泉、五龙潭、曲水亭街、王府池子等地方。“路还在、房子也在,但唯独那一汪一汪的泉水很少能见得到了。”他说。

刘树林因为工作的缘故,过去的大半辈子都在外地度过,现在的刘树林已退休在家颐养天年。落叶归根重回故里,一幕幕童年时绕在泉水边玩耍的情景闪闪而过更难以忘却,而这陪伴自己成长的泉水却日渐干涸即将成为回忆,老人倍感惋惜。

“在我的心里,泉水是济南的灵魂也是济南的名片。”刘树林说。当有人在护城河和泉水池内涮拖把丢垃圾时,老人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人人这样,我们天下闻名的泉水,让来往的五湖四海的游客怎么看待?”他说。

刘树林现在是济南泉友志愿者联谊会(以下简称‘泉友会’)的理事会员,“天暖和时,我们十几个泉友会成员就自发带上袖章,到护城河、黑虎泉等地巡查,看到不文明现象我们就上前制止劝导。”刘树林说,“泉友会成立以来,经常会组织开展节水保泉活动。”

刘树林说,节水保泉的事情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好的,只依靠政府监督,依靠现在这个小队伍也是不足以完全制止住这些行为的,这需要全社会都凝聚起来,把这件事情当成自己的“家事”一样,只有这样,一切努力才能真正起到一定作用。

“希望我的子孙不单单是靠听我讲故事来认识自己的家乡——泉城济南,我更希望他们都能够亲眼看到那一汪清澈的泉水,因为那是我们济南的灵魂和名片,这是也是我的心愿吧。”他说...[详细]

作为济南独特而宝贵的资源,泉是济南的名片,也是济南的命脉,是济南的“魂”。无论是泉水的盛涌还是泉水的“乏力”,都牵动着数百万济南人的心,此次趵突泉再遇临停喷危机,一场关于泉水的保卫战也已经打响。

官方微博

往期回顾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