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期    2015年1月9日

拥挤踩踏,2015•新年之殇

导读:2014年的跨年夜注定要被写进中国历史,就在距离崭新的2015年还有几分钟时,上海外滩旁迎接新年到来的36个年轻人却将自己的生命永远定格在这一瞬间。中国山东网记者也第一时间盘点梳理了一些西方国家的先进做法及发生拥挤踩踏时的自我防护措施,希望不要让新年之殇重演。

限行、限人流、疏导、教育 济南多措并举防踩踏

每逢节假日,各大城市的车站、商场、公园、景区就会变得拥挤不堪,如何保障人流密集区域的公共安全,防止危险事故发生,也成为主管部门需要思考的问题。记者从济南市多部门了解到,限制人流、及时疏导、加强安全教育是预防踩踏事故发生的重要举措。

元旦济南芙蓉街限行 南口只出不进

芙蓉街是济南一条著名的小吃街,平时市民、游客络绎不绝,节假日更是人满为患。为防止事故发生,从今年1月1日起,济南泉城路街道办正式明确规定,今后每逢节假日的11点至20点,芙蓉街南口限时封闭,游客只出不进,防止客流人流对向行走产生的安全隐患,形成常态化的节假日限行机制。

节假日火车站增设导购小分队 优化检票流程防拥挤

而济南火车站在应对节假日旅客密集情况时,会在售票厅、车站增设导购小分队,每天至少5人对人工售票区旅客进行引导,帮助其到自助售票厅购取车票。 当候车室发生客流猛涨时,车站将采取限时进站的方式(一般为限时2小时候车),控制候车室人流密度。车站在二楼西侧美食城内还开辟了临时候车区,增加旅客候车区域。同时火车站采用以车代候的方式,始发车可联系列车提前进行检票,对过路车采用双向候车、双线检票的方式,优化检票流程,防止对流发生。

中小学校促进安全演练常态化 防止走过场

济南市教育局早在2012年12月21日便下发《关于切实做好今冬学校安全工作的通知》便明确要求,要进一步完善学校防踩踏安全预案,既要强化学生课间和集中上下楼梯时的安全管理,又要启动对楼梯等安全设施的检查,同时开展防踩踏安全教育和防踩踏应急演练,防止恶性事故发生。

商场设置疏导员增加出口 促进人流疏散

济南老东门小商品批发市场一直是市民休闲购物的好去处,节假日更是人流不息。负责新商场日常管理的华艺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谢金普表示,原来的老东门批发市场过道狭窄,人流量大时容易发生拥挤,新建商场增加了过道面积,即使容纳一两万人人流也比较畅通。(文/张晓黎)[详细]

学术专家建言踩踏事故 公共安全管理不容小觑

“踩踏事故具有发生时空不定,诱发原因众多,发生突然,难以控制,群死群伤,危害巨大等特点。”这段关于踩踏的特点描述,来自2005年12月中《中国安全科学学报》发布的一篇论文。记者查阅多篇学术论文发现,关于城市公共场所踩踏事故的研究成果不在少数,并且从公共场所性能优化设计、人群素质和群集密度、人群管理以及信息交流等方面提出了相应对策。

单一事件或多事件综合均可成踩踏事故诱因

南开大学城市公共安全研究中心研究员任常兴认为,根据拥挤踩踏事故发生的过程,可以将踩踏事故分为两类,一类是疏散过程中发生的拥挤踩踏,多是因为人员众多,疏散疏导不及时或无效引起,一类是突发事件引起的人群拥挤踩踏,如人群骚动、突降冰雹、突然起火、建筑物破坏或者倒塌等。

北京科技大学孙超等人在分析踩踏事故的诱因时表示,踩踏事故的诱因事件可以是单一事件,也可以是多种事件的综合,诱因事件作用结果是人群的不稳定,主要体现在人群心理状态发生变化,如人群出现焦虑、恐慌、亢奋或者激动等;人群密集发生变化,如局部场地出现人群密集等;人群流动速度变化,如静止人群忽然移动,由低速流动转为高速流动等。

专家建议:应从人群管理、信息管理等多方面入手

不少学者对人群拥挤踩踏事故的预防和管理也提出了具体的建议,复旦大学博士后卢春霞在其博士论文中指出,人群安全问题要引起所有管理层的高度重视,以确保合适的风向评估、合适的紧急措施,但是实际中,不同的管理层问题认识也不同,现场的一线管理人员一般都比上层更能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一些高级管理人员往往存在侥幸心理。

北京科技大学孙超则对人群管理提出了建议,他表示,许多事件由于组织者对人群的失控,不能及时地进行疏导和分流,才造成人群的拥挤和混乱;又由于缺乏对事故的准备,使得在事故发生后,不能及时地进行救援,这也加重了事故损失。因此,人群的管理和控制应包括场地的人员容量测算、人员规模、峰值、人群密集点、持续时间预算、人员数量控制、人群引导、信息发布、人群疏散方案制定、恐慌人群管理等。(文/姜瑞丽) [详细]

外滩踩踏事件之后 看其他国家如何防范人群拥挤踩踏

德国灾难研究专家马丁•福斯说过:“当人们在极度拥挤、情绪激动的情况下,即使微小的事情也会很快改变集体情绪,引发恐慌,导致推搡、踩踏发生。”在人群密集区域发生拥挤踩踏的风险在节假日期间尤为突出,国外不少国家在这方面的相关防范措施,或许值得我们引以为鉴。

美国:警察齐上阵 隔离栏杆显功效

纽约时代广场的跨年庆祝已经走过100年。在跨年活动开始前,警方会使用隔离栏杆,将人群分为多个区域,各个区域之间互不通行,且每个区域都有独立的入口和出口。聚集的人流将会被警察指引进入这几个固定的区域,只进不出,活动结束后才会从最外围开始陆续打开散场。当每个区域人数达到一定标准之后,后面的人就没有机会再进来,只能在警力允许的范围内远距离观看。时代广场中心地带和周边的主要道路之间设有缓冲带,缓冲带内不允许人员停留。

此外,时代广场周边重要路段会在当晚实行单向管制,人群只能单向通行,一旦有人停留,警察就会上前催促。同时,警方会对时代广场进行人流量控制,避免广场内部人流过大。

澳大利亚:做好预案 划分区域

在澳大利亚,诸如悉尼新年烟花汇演这样的盛况。当地政府会划定不同的区域,引导分散人流。比如烟花的主要观景地悉尼歌剧院和海港大桥是禁酒区,想要边喝酒边看烟花就要去海滩区。想要让孩子们既能看得到烟花又可以早点睡觉,可以选择去情人港观看9点儿童场烟花汇演。

英、德:控制人流是王道

每年的新年前夕,英国伦敦的泰晤士河畔都会迎来盛大的烟火秀,面对日益拥挤的烟火秀现场,2014年元旦,伦敦市政府做出了对观看烟火秀收费的决定,以此限制过多的人群进入现场。

德国首都柏林每年跨年夜和遇有欧洲杯、世界杯等大型体育赛事时,会在市中心主干道——六一七大街,划出一段大约两公里的封闭区域,用于举办晚会或集体观赛活动。这些活动均严格控制人数,当人数达到上限时便关闭各个入口,只许出不许进。(中国山东网记者 董理 综合整理报道) [详细]

盘点历年国内外发生的踩踏事故 最惨死亡1426人

近几年,各国拥挤踩踏事故屡次发生,国内外媒体公开报道的严重的踩踏事故就多达数百起。记者发现,这些较为严重的踩踏事故普遍发生在节假日、演唱会、宗教活动等期间,并且受伤害者多集中在弱势群体如老人、女性和儿童等。

案例①:

历史上最悲惨的踩踏事故发生在1990年的麦加。在麦加朝圣的最后一天,米纳广场上举行的朝圣仪式最后一个环节掷石驱魔仪式中,有1426名朝觐者因发生拥挤踩踏被踩死或窒息而死。

案例②:

2010年的11月22日是柬埔寨传统节日“送水节”的最后一天。清早,在刚开张的商业区钻石岛上,人们张灯结彩,准备着盛大的音乐会和狂欢,全国各地约300万人涌进了首都金边,但没人会想到会以惨剧结束,踩踏事件造成399人死亡,735人受伤。

案例③:

2005年8月31日,巴格达北部老城区卡迪米亚清真寺附近的一座桥上,一句“人群中有人肉炸弹”的谣言酿成了伊拉克战争期间中最大的伤亡事件,这也是人类历史上惨痛的踩踏事件之一。超过1000人在踩踏中死亡,甚至有儿童的头颅被人群生生踩掉。

一个个惨痛的踩踏事故案例,也警示着公众要把安全牢记心中,做到警钟长鸣。节假日期间,尽量避免去人流量过多的地方。即使去人群集中的地方也要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要因为风吹草动就惊慌失措,乱冲乱撞。另外,老人、妇女和孩子作为弱势群体,应更加注意防患于未然。(文/马文文) [详细]

掌握踩踏自救与互救知识 为生命撑起保护伞

2014年12月31日,在上海外滩上空飘荡着的本是一片迎接新年到来的热闹欢呼声,而现实却变成了一片呼唤亲人的哀嚎声。上海外滩踩踏事件造成36人死亡,49人受伤。在新年到来之际发生的踩踏事故再一次为我们敲醒了警钟,掌握自救与互救知识,为自己及他人的生命撑起保护伞。对此,记者盘点了在踩踏事故中应具备的自救知识。


防踩踏标准自救动作要记牢:

1. 两手十指交叉相扣、护住后脑和颈部;两肘向前,护住双侧太阳穴。

2. 不慎倒地时,双膝尽量前屈,护住胸腔和腹腔重要脏器,侧躺在地。

3. 在拥挤人群中,左手握拳,右手握住左手手腕,双肘撑开平放胸前,形成一定空间保证呼吸。

遭遇拥挤人群时保持镇静并寻找躲避场所

当发现拥挤人群向着自己行走的方向涌来时,一定要保持镇静,躲避到一旁,不要乱喊乱叫,也不要奔跑,以免摔倒。如果路边有商店、咖啡馆等可以暂时躲避的地方,可以到里面暂时躲避一下,切记不要逆着人流前进,那样非常容易被推倒在地。

如果你已经陷入到拥挤的人群中,一定要先稳住脚,采用体位前倾或低重心的姿势前行,避免被人群推来推去,同时用双臂为自己撑开胸前的空间,小步跟随人群移动。不管是鞋子被踩掉了还是钱包掉了,都不要弯腰捡拾,稍有不慎就会被人群推到。在跟随人群前行的过程中不要试图超过别人,更不能逆行,如果有指挥人员引导出行要听指挥人员的口令。 [详细]

踩踏出的警醒:温水中的现代人,不如丛林中的猴子

上海外滩踩踏事故,36人遇难,10人重伤,另有19人受伤。我想,像笔者一样,很多人得知这一消息的当下感受,一定不是悲痛,而是震惊——这样荒诞野蛮的事情,居然会发生在现代,而且还是在首屈一指的国际化繁华大都市!

如何尽可能避免此类事件的发生,目前讨论的办法概括起来,无非是两个方面:政府方面做好预防和应对,个人要具备有效的自救法子。这些办法要么是着眼于条件创造,要么是着眼于事件发生后的临场应对,笔者感触最深的,却是另一个方面。

我们似乎已经完全接受了一个结论,这个结论在人们的意识中是如此地不容置疑——历史与时代,总是在发展进步的。可是真的如此吗?让我们回到那个我们的猿人祖先生存的所谓的原始蛮荒时代,不可否认,那时的生存条件是如此地恶劣——完全无法对抗的天灾,必须进行殊死搏斗的野兽,食物的短缺,疾病的威胁……所以猿人的数量才那样少,他们的寿命才那样短,“安全”成为他们所面临的最为严峻的课题。

既然我们与祖先所面对的同是“安全”课题,就具有了对比的可能性。若说环境,祖先们面临的环境必然比我们恶劣得多;若说能力,尽管他们在体能上可能强过我们,但恐怕到不了悬殊的程度,就像他们与他们所面对的猛兽那样;况且,在可采用的办法和可利用的工具上,我们还比祖先们强得太多——他们只能逃跑、躲避,万不得已时才进行对抗;他们能用的只有自己的双手和树枝石块,最好的工具只是火。尽管如此,我们却谁也不能否认,祖先们的生存能力绝对要远远强过我们。那么原因呢?

相关因素可能很多,但笔者认为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祖先们对于危险的警惕性,要远远高过我们。唯有依靠高度的警惕,他们才能尽可能多地避免危险——仅仅依靠应对和对抗远远不够,和更好地应对危险——警惕与冷静相伴生。想来,他们得有多警惕,才能够安然度过那个残酷的时代。

虽然在上海外滩踩踏事故的相关讨论文章中,也有很多提到要提高警惕性的,但大都当作预防和应对的其中一个条件来讲,而且往往一笔带过,将重点放到看上去更靠谱的对策和举措上去——这是“工具主义”,依赖于具体手段,虽然有用却并不足够,而且也会产生“哪疼医哪”、“拆东墙补西墙”等负面效应。因而大大低估了警惕性的重要性——它应该是在诸多办法中居于第一位的,因为人类社会的一切问题都可以归结到人心所出的问题上来,在危机事件中,警惕性更是避免危险的首要条件,有着最强的“预防”作用,并且是其它一切对策举措产生作用的前提。如果存在懈怠和忽视,再多、再好的对策措施,效果也会大打折扣。 因此,高度重视警惕性并高度警惕,才是最需要提醒和告诉大家的。如何重拾警惕?首先便是要对自己的不警惕提高警惕。(文/单非) [详细]

虽然上海踩踏事故发生后,全国各大城市及时出台了相应措施防止悲剧重演。不过,记者觉得有些预防工作完全可以走在前面,将隐患扼杀在摇篮里。

官方微博

往期回顾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