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期    2014年8月8日

直击户改:农与非农的博弈

导读:随着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推动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的出台,在中国实行了半个多世纪的“农业”户口与“非农业”户口正式合二为一。这也标志着那些脑袋上顶着“农”帽子的9亿多农村人将彻底摘掉“农”帽。可是摘掉“农”帽后,城市居民的福利能否继续得到保证?农民能否切实得到实惠?作为人口大省的山东,在此次户籍改革中,又有哪些大的动作?

户改引各方担忧,改革不能只停留在称谓上

虽然市民和农民的称谓统一了,但是老百姓关心的还是能否得到切实的利益。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对于很多拥有农村户口的人来说,对是否要转为“城市户口”, 孩子和土地是绕不开的考量;而对于很多拥有城市户口的人来说,他们希望相关部门加大对公共服务的投入力度,保证大量农民入城后,不会影响他们正常的生活、工作和学习。

持农村户口者:孩子、土地是转户的关键考量

进城落户农民可以享受户口所承载的子女入学、医疗保险、创业就业扶持、住房保障、养老保险、社会救助等公共服务和社会福利,因此新一轮户籍制度改革备受农民关注。

对于新一轮户籍制度改革,一直在济南打工的孙先生充满期待,他说,他和妻子一直在济南打工,9岁的儿子留在老家沂水,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因为儿子在当地上学,所以不能跟在父母身边,成为了“留守儿童”。孙先生希望自己能尽快在济南落户,好把儿子的户口也迁到济南来,“让他像城里的孩子一样上学,同城里孩子接受同样质量的教育,不要一开始就被落下”。

身为“80后”的董女士大学毕业后来济南工作,已经两年了,一直租房住,她的户籍所在地是德州市齐河县的一个小村庄。对于新一轮户籍制度改革,她并不是很关心。她说,作为一个从农村走出来的大学生,她很希望自己能在济南安家落户,变为“城里人”,但是她不想只是在称谓上变为“城里人”,而是想切切实实、平等地享受到与城市户口挂钩的福利和公共服务措施。“新一轮户改政策虽然已经出来了,但是配套的政策并没有出来,我害怕等我用‘土地’换来城市户口后,我并不能享受到很多福利”。

持城市户口者:大量农民落户,配套设施需有保证

对于大量原本农村户口的人逐渐转为济南户口,济南市民陈女士并不反对,她说,发达国家不会有像中国这样明显的城乡差异,人们生活在同一个城市里,共同为这个城市做着贡献,理所当然地应该享受这个城市各种的福利政策。她相信,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取消城乡差异是个趋势。

但是,陈女士也担心本轮户籍制度改革将导致大量农民进城,造成城市的不安定因素增多,城市交通压力增大,可能因为一些农民自身素质不高,破坏城市环境和公共设施。

“大量农民进城落户,必然就会有很多孩子跟着到济南落户上学,学校是否能安置那么多孩子?城市的公共服务设施是否能承载那么多人?这些都是相关部门需要考虑的。”王先生的儿子马上就要上小学了,他担心大量农村孩子涌进城里上学,将占用现有的教育资源,导致他的儿子不能接受现有水平的教育,他希望政府能够加大对公共服务的投入力度,保证大量农民入城后,不会影响他们正常的生活、工作和学习。[详细]

梦想还未照进现实,专家认为户改应先改福利

在济南读大学的小袁,毕业后理所当然留在了济南工作。工作,跳槽,结婚,生子,转眼7年过去了,小袁的人生进入到另一个阶段,他的身份却依然与七年前一样:在济南生活的“外地人”。由于买不起房子,落户济南便也成了小袁“近在眼前远在天边”的梦想。而此次的户改对于小袁这样的“蚁族”来说,他们似乎又看到了新的希望。然而,中国山东网记者通过采访发现,小袁们看到的希望要想变成现实,还任重而道远。

在山东师范大学人口资源与环境学院张晓青教授看来,此次出台的《意见》,具有一定的现实和指导意义,不仅将推动一亿农业转移人口和其他常住人口的市民公共服务和消费模式转换,还将实现进城务工农民与城镇生活方式的真正融合,即促进农民工市民化进程、新型城镇化进程,大量进城务工农民消费模式的转变,将大大促进经济增长。

“户籍改革多年来难以取得根本突破的重要原因之一,是无法解决公共服务均等化的成本问题。《意见》中指出,建立财政转移支付同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挂钩机制,中央和地方按照事权划分相应承担和分担支出责任。”在张晓青看来,户籍制度改革伴随的财政政策改革尤为关键。

同样,社会学者孙雨果也认为此番户籍改革远没那么简单,“蛋糕分配”的利益博弈以及“政令难出中南海”的遗留问题,让户籍改革困难重重。“任何改革没有阻力都是不可能的,都需要博弈,户籍改革也不例外,特别是有诸多利益附着在户籍上,比如就业、就医、入学等,落实起来比较难,甚至多年难以实施,也是正常的。”

孙雨果表示,随着改革逐渐进入深水区,与既得利益集团博弈也随着“蛋糕做大”呈现越来越激烈的态势,“城乡二元结构”问题是遗留最大的问题,也是刻不容缓需要解决的问题。“13年前,不平等的城乡发展问题已经显现,习近平总书记称解决其为‘必然趋势’,既反映出了一种迫切心理,也反映出了对不公平制度久拖不决的担忧。”

“改革户籍制度需先改革福利政策”,这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唐钧教授一再强调和坚持的观点。作为唐钧的学生和助理,孙雨果同样秉持这一观点。“要么剥离附着在户籍上的巨大福利,在切实保障城乡基本平等之同时,还要保护好进城农民的土地等方面的根本利益,而不是‘惦记着乡下的土地’,这样才能赢取进城者之心,相关的改革才能称得上成功。”孙雨果说。[详细]

落地山东:十年前就取消农业户口,二轮改革已提上日程

虽然此次户改令实施了半个世纪的“农业”和“非农业”的二元户籍管理模式退出了历史舞台。但记者了解到,其实山东早在2004年就已经进行了取消农业户口的试点。山东省公安厅相关部门也向记者证实,关于新一轮户籍改革的相关文件正在审批中,近期或出台相关政策。

近日,记者通过山东各地级市政府网站了解到,早在十年前,山东包括临沂、淄博等多个地级市已开始试点户籍改革。淄博市公安局户籍科负责人告诉记者,2005年,淄博市便取消了农业户口与非农业户口性质区分,将户口簿改为居民户口簿,统一登记为居民户口。

记者了解到,从1995年开始,山东省公安厅便陆续发布户籍改革的有关政策。2003年,临沂市首先“破冰”,把城乡分割的二元制户籍管理改为以居住地登记户口为基本形式,以合法固定住所或稳定职业为基本落户条件,按照在实际居住地登记户口的原则,统一登记为居民户口。

2004年9月,山东省公安厅公布《关于进一步深化户籍管理制度改革的意见》,此次改革,在全省范围内逐步取消户口的农业、非农业之分,完全打破城乡分割,实行统一的户口登记管理制度,真正实现了公民身份法律意义上的平等。实际上,山东省的户籍制度改革已经领先全国十年之久。

8月7日,记者从山东省公安厅获悉,关于户籍改革的相关文件正在审批中,近期或出台相关政策。对于山东各地级市,淄博市公安局户籍科负责人告诉记者,在《意见》出台后,淄博市正在酝酿第二轮户籍制度改革,目前正在等待上级的政策。[详细]

本网观点:户改转变民众观念很重要

虽然这项政策可推进城乡居民的权利对等,助力我国新型城镇化建设,但在推行上却可能存在不小的困难。本网评论员认为,尽管此次的政策规定不得以退出土地承包经营权、宅基地使用权、集体收益分配权作为农民进城落户的条件,但他们还有着其它现实考量——自己祖祖辈辈都是农民,亲朋好友和生存资源大多在农村,又没有“城里人”那种文化程度和生存技能,落户城市会有多少竞争力?能生活得更好吗?城市中人恐怕也同样有所顾虑——工作机会、城市配套等资源是有限的,如果涌入太多的农村人口,我们的利益如何保障?

这些现实问题应该如何解决?政府方面出台相关配套政策是根本,另一方面的工作却也同样重要——进城务工人员和城市居民的以上顾虑,在笔者看来都存在误区和局限,政府方面应予以解释说明并进行有效地宣传引导。

对于户籍改革,转变民众观念是一个基础,要实现这一点只能通过有效的宣传,如此才能凝聚共识、统一思想,在“同心合力”中为改革打造出强大的“内驱动”,因而应该得到充分的重视。[详细]

虽然公共服务均等化的成本问题一直是阻碍户籍改革的重要因素,但正如社会学专家所说,此次空前的改革力度让群众看到了政府的决心,户改之路已经扬帆起航。

官方微博

往期回顾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