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期    2014年7月25日

20年,公车改革再启程

导读:日前,中央出台两份文件,规范公务用车管理,距离1994年发布《关于中央党政机关汽车配备和使用管理的规定》已经整整20年。此次公车改革不仅明确了具体车补的标准,制定了改革时间表,还率先从中央和国家机关改起,被称为“史上最严公车改革令”。对于此次改革,舆论赞声一片。不过,应该清醒地看到的是,改革只是破冰,改革面临的各类问题依然待解。

山东部分城市探索公车改革 公务员拍手称快

中央和国家机关单位成为此次改革的先行者,至于地方机关,中央原则上鼓励其参与车改,但并未做强制要求。目前山东省党政机关公务用车仍执行《山东省党政机关公务用车配备使用管理办法》,即正省级领导干部可以配备排气量2.5升(含)、价格38万元(含)以内的轿车,副省级领导干部可以配备排气量2.0升(含)、价格28万元(含)以内的轿车。一般公务用车,配备排气量1.8升(含)、价格18万元(含)以内的轿车。

山东“鲁O”牌照将何去何从,目前悬而未决

山东省省级机关事务管理局公车处的工作人员表示,山东省正在研究制定新的公车改革方案,政策的具体出台时间还没有确定。对于其他方面的情况,工作人员则表示“不方便透露”,山东公车改革将采取何种形式、怎样制定本地化的车改方案、存在多年的“鲁O”牌照将何去何从,目前悬而未决。

济南市市级机关事务管理局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济南市还没有制定公车改革的相关细则,需要参考省里的相关文件,公车改革方案确定后,会尽快下发执行。前期济南市多个部门已经对全市的公车情况进行摸底,就在7月22日,济南市42辆公车在莱芜市公开展示以后,委托莱芜市九州拍卖行通过网络进行集中拍卖。

济南市市委办公厅副主任、市级机关事务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朱传东表示,目前济南市公务用车日常管理非常严格,下一步将进一步减少公车的使用,通过实物补贴的方式解决公车管理的难题。

山东各地探索公车拍卖 公务员称车改大快人心

中央公车改革的政策出台以后,枣庄市拍卖103辆公车的消息一经传出,便备受瞩目。据了解,如此大规模的公车拍卖在山东省尚属首次。公车拍卖已于昨日在中国拍卖行业协会网络拍卖平台进行,此次拍卖的公车包括奥迪、别克、本田、大众、雅阁的多个品牌,总的评估价格在489万元,最高起拍价23万。

对于国家新一轮的公车改革,不少政府机关工作人员都表示赞同。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省直机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公车改革能为国家节省大量的财政支出,避免行政资源的浪费。“就拿我们单位来说,除去公车的汽油供给、平时保养,单是一个公车司机的工资一年就要五六万元。”他表示。除此之外,该工作人员称,对于基层公务员来说,他们可能一年内也用不了几次公车,如果以货币补贴的方式代替原先的公车使用,也能给他们增加一些收入。

临沂市某机关单位的工作人员王先生表示:“作为一名普通的公务员,我觉得公车改革是大快人心的好事,既能节约资源、改善交通状况,还有利于防止腐败。”王先生说,关于公车,以前机关单位有个说法,三分之一公用,三分之一领导用,三分之一司机用,公车改革以后,这种现象将会得到很好的遏制。[详细]

山东公车改革破冰 专家称两条原则把握大方向

根据中央出台的《意见》和《方案》,山东各地公车改革已有开端,对于这一政策,山东省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泰山学者张卫国发表了自己的意见。他表示,就目前的情况来说,公车改革是必要的。“要确保完成改革,就要抓住两条原则,首先做好顶层设计,其次要做到因地制宜。”

公车改革顺应民意提高效率

在交通现代化前提下,立体交通设施非常完备,除了边远地区,大城市和许多中等城市出行都很方便。张卫国表示,公车制度不改革,就会出现公车私用、乱用的现象,这与改革非常抵触,全面深化改革的目标是提高国家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现代化水平,公车改革就是深化改革重要的突破口,是迫切的和必要的。

“现在公务用车成本太高,办事效率太低,这与公车本身的用途、使用方向是相悖的,通过公车改革可以大大降低公车使用成本。”张卫国称,对于公车改革,广大民众呼声很高,社会也有迫切的要求。公车改革后,可以提高办事效率,同时,有助于避免公车使用中的腐败问题。

车改补贴标准合理符合国情

张卫国表示,从目前设计来看,这种补贴比较合理,不同等级的公务用车补贴,完全可以对冲公务人员在外出办事中的成本和费用。“这种补贴水平还是比较高的,也符合中国现在的国情,对于这种补贴制度应该从顶层设计上考虑到不同行业、不同地区的差异。”

张卫国分析说,相对于大中型城市适于发放公车补贴,一些边远地区和在第一线艰苦工作的公务人员还是需要实物供给的。他表示,即使给他们更高水平的补贴,也不一定就能够对冲掉他们在外出过程中遇到的困难,所以在设计上应该坚持两个原则,顶层设计要规范;区别对待不同地区,做到因地制宜。

两条原则助公车改革

对于公车改革后可能出现的问题,张卫国表示,可能会引起不同单位、不同等级一些既得利益者的反对,这只是暂时现象,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终究会明白这种改革对大家都是有好处的,只要坚持以人民的利益为导向的顶层设计及因地制宜两项原则,大家都会接受这种改革。

张卫国介绍说,在国际上,公车改革的问题基本没有存在的余地,所以必须参照国际经验,提高现代化,这是全面深化改革的必要举措,随着时间的推移,正能量和正效应将不断的发挥出来,不断促进经济发展。 对于公车照坐、补贴照拿的现象,张卫国称,这种现象一般不会出现。“首先要有制度去保证,其次要规范执行过程,监督公务人员,这两个措施,一个是制定制度,从源头上解决个人的行为问题;一个是在执行过程中严格的监督,所以不会出现这种问题。”[详细]

调查:"公务员既拿车补又有车用"最让受访者担心

近日,国家推出了新一轮车改,使得公车改革方案终于在制度层面有了明确的规定,引起众多关注。记者也就公车改革的相关方案,进行了随机调查。

88.5%的受访者支持公车改革,无人反对

近年来,公车已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之一,公车公私不分、购买档次越来越高、公车运行费用越来越高等问题广受诟病。庞大的公务用车不仅造成了巨大浪费,滋长了特权与腐败,损害了党政机关的形象和执政能力,还引发了一系列社会问题。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88.5%的受访者支持公车改革,11.5%的受访者表示中立,没有受访者对公车改革进行反对。

受访者张先生支持公车改革,他说:“听说每年一辆公务车的运行成本(含司机工资、福利)至少在6万元以上,有的甚至超过10万元。公务用车费用这么高,造成财政负担沉重,必须得改革。”

近半受访者支持给公务员车补,23.1%反对

新一轮车改提出,支持公务员自主选择社会化出行方式,适度发放公务员补贴。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46.2%的受访者表示支持适度对公务员进行补贴,支持人数近半;30.8%的受访者保持中立;但也有23.1%的受访者反对对公务员进行车补。

受访者王女士支持对公务员进行车补,她说,普通企业的职工还有车补,公务员在外出工作时有车补并不是不能接受的事,只是车补的标准不能太高。

受访者宗先生并不赞成对公务员进行车补,他表示,车补的标准不好界定,少了不行多了更不行,不能让车补成为公务员的“变相加薪”。“公务员如果要因公外出,可以采取实报实销制,花了多少就报多少,没有必须对他们进行车补。”宗先生说。

受访者最担心公务员既有车用又拿车补

新一轮车改主要有三个方面的改革要点,一是取消副部级以下干部公车和一般公务用车;二是普通公务出行将由公务人员自行选择社会化的方式;三是适度发放公务交通补贴。

针对新一轮车改的相关规定,“补贴多少够用”、“一手拿补贴,一手坐公车”、“地方标准高于中央”、“按级别补贴欠缺科学性”等细节成为各界追问的焦点。

在记者采访过程中,近三分之二的受访者担心公务员既有车用有拿车补,达到65.4%;30.8%的受访者担心公务员车补的标准是否合理;3.8%的受访者担心公车变成车补以后,公务员会“能不出门就不出门”。

受访者赵女士表示:“针对这次公车改革的相关规定,我最担心的就是有一些官员拿了补贴然后继续享受或变相享受公车待遇。希望具体的执行政策能够尽快出台,相对应的也要有一些适合社会监督的措施。”[详细]

声音一:公车改革 温和治标不如痛定治本

公务用车制度改革在中国喊了整整20年。1994年,中办、国办联合发布《关于中央党政机关汽车配备和使用管理的规定》,自此以后,漫长的公车改革拉锯战开始,各省市纷纷开始加入试点,然而半途而废有之,雷声大雨点小有之,偷梁换柱亦有之。“公车”就像一块痼疾,不碰则痒,一碰则痛。

2001年,山东省泰安市实行公务车统一管理,在市政中心办公的绝大部分机关单位除留有一部公车外,其余公车都要上交,部分单位留有执法检查的特殊车辆。公务人员如需用车,需要向市政中心的车管中心申请调度公务车。虽然泰安公车模式有利于优化资源配置,减少了由于各机关分散管理产生的公车私用等弊端,然而有媒体质疑,各单位留有的“一部公车”很有可能成为了“一把手”的专用车。

与本次公车改革极为相似的,是10年前7月,山东省威海市开始在市级机关实行公务用车货币化改革,改革后得到交通补贴最高的是正处级领导为每月2400元,最低的是科员、办事员及工勤人员为每月200元。改革淘汰的300余辆公车,则面向社会公开拍卖,拍卖所得全部交予威海市财政部门。官方测算,车改后,威海市级机关的公车费用支出将比车改前节约41%。此举被不少媒体视为中国第二代车改中的领军者,然而此后也有媒体披露有部分领导为节省车补而减少下基层的次数。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任建明认为,威海的车改只针对正处级以下,并不触碰市级领导的既得利益,改下不改上,难以彻底改革。

温和的改革难以直逼问题根本。改下不改上、换汤不换药,这不仅仅是山东公车改革的瓶颈,也是公车改革20年来全国各地车改反反复复、屡战屡败的一大原因。有效的改革势必要触碰一部分人的利益,但若不触碰这部分人的利益,每年高昂的公车预算就会触碰到社会大多数人的利益。“公车改革第一人”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认为,这次的公车改革从过去的“由下至上”发展为“由上至下”,是历次公车改革中力度最大的。改革釜底抽薪,取消一般公务用车,并明文规定拿补贴就不能坐车、坐车就不能拿补贴,从中央开始做示范,地方根据《指导意见》制定实施细则。对于这次公车改革的成效,全社会拭目以待。[详细]

声音二:公车改革应充分挖掘和发挥连锁配套效应

深层考察国家这项力度极大的公车改革举措,不难发现其大方向正是“自身改革”——我国全面深化改革的核心组成部分之一;其核心目的之一正是“反腐”,因为据中央媒体报道,三公经费中公车支出占到了60%左右,其中2/3左右却来自干部私用和司机私用,历来被称为“车轮上的腐败”。对于这些,有着大力推进改革和大力开展反腐的大背景作为参照,寓于改革和反腐的系统性工程之内。

但这次改革的价值和意义却并不仅限于此。笔者也看到了很多其它的分析,从中可以得窥门径。

例如有人认为随着大量公务用车的取消,拥有较大用车需求、经济状况良好且拥有交通补贴的公务人员尤其是干部群体,其购车、租车需求将被释放,从而极大推升汽车市场和租车市场的热度——仅仅在私车购买和售后需求的市场规模上,就有专家表示保守估计都能增加2000亿元左右。取消使用后的公车将进行公开拍卖,则势必引爆二手车市场——本轮公车改革将涉及约80万辆全国公务用车、近6400辆中央国家机关本级公车,其中仅2014年中央国家机关的公车拍卖量就达5000辆。

还有人认为公车改革后,会有大量政府机关人员将乘坐公交、地铁、出租车等公共交通工具上下班和公出,那么有了亲身体会和“实地考察”,又从此关系着自己的切身利益,再加上手中握有话语权,公共交通的发展进步势必因此得到更快、更有力的推进。

这些都表明,公车改革在优化体制和反腐败等根本功能之外,还能引发一系列具有重大价值和意义的连锁反应,还能与其他重大改革,如大气污染防治、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等整合为一体而形成配套效用。所以虽然以上分析都很有道理、很有价值,但却没有意识到极为重要的一点——只是着眼于结果的现象分析或预判,而没有考虑如何回到源头、利用这种连锁反应和配套效用,去更好地开展和推进改革的问题。当前所达成的连锁配套效果,只是因为公车改革本身就涉及诸多重要方面;而只有充分认识到了这一点,充分挖掘和发挥出这一点,才能达成整合效应,实现效果的最大化。

也就是说,公车改革所实现的每年节省财政支出1500亿元以上、能够有效根除“车轮上的腐败”等功用,来自于精心的设计和规划;公车改革能够产生的价值、意义极大的连锁配套效用,也是实实在在的;那么在挖掘、利用和发挥这种连锁配套效用上,也需要同样的精心设计和规划,如此才能充分激发出那种联动性、整合性效果。笔者认为这是具有重大价值和意义的一点,应该得到充分重视。从公务车采购优先选用新能源汽车等规定上可以看出,国家是看到了这一点的,但仅仅只能算“牛刀小试”,可供操作的空间还十分巨大。[详细]

《孙子•谋攻》语:“上下同欲者胜”。无论是此次推动车改还是其他领域的改革,只有上下一心,才能保证改革不用仅停留在破冰层面。

官方微博

往期回顾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