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期    2014年4月30日

装满争议的医患“红包”

导读:国家卫生计生委发布通知,自5月1日起,住院患者和医疗机构要签署《医患双方不收和不送“红包”协议书》,直接针对泛滥成灾的收送“红包”现象。类似的规定早在2012年就曾由原卫生部推出,施行效果和落实情况不尽如人意。自那时起,网络上对这项举措的争议就不曾停止。作为当事人,医生的真实看法是怎样的?患者及其家属秉持的真实态度是什么?普通大众又有什么意见?

山东医生建议以立法和发展社区医疗杜绝送“红包”

送“红包”源于资源分配不均和对医生的不信任

济南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医生告诉记者,早在2012年,原卫生部发布的《公立医疗机构管理权力廉洁风险防控规则》中,已规定医生不收“红包”、患者不送“红包”,并双向签字,但这项规定没完全落实。

该医生表示,送“红包”现象,最根本的原因是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全省最好的医生、最优质的医疗资源都集中在几个大医院,病人看病也就认这几个大医院,所以造成了“一床难求”,不得不送“红包”的现象;此外,患者及其家属对医生的不信任,导致很多人认为只有给医生送红包,医生才会认真治疗患者。“其实没必要这样,送不送‘红包’,我们都会尽力救治的”。

应通过立法和发展社区医疗来杜绝送“红包”

上述不愿透露姓名的医生希望通过立法的方式,明文规定医患双方不收和不送“红包”。“把送‘红包’这种行为列为法律绝对禁止的,这样病人家属就不能给医生送‘红包’,因为你如果给医生送‘红包’,就是在引诱他犯罪,不仅害了他,也害了自己。”该医生表示。

此外,要杜绝送“红包”现象,该医生建议学习其他国家的先进经验,大力发展社区医疗。“有的人只是简单的感冒,就非得去一些大医院看病,挤占优质医疗资源,耽误真正需要的人接受治疗。”该医生说,在一些国家,病人看病需要先去社区医院(或者卫生室),如果想去大医院,需要有社区医院开具的相关证明。

“我遇到一个患者,只是很简单的病,就大老远从德州赶到济南治疗,这根本没必要,地方医院也完全能治好。”该医生说,像这个患者这样“只信大医院”的人有很多。

签协议有利于减轻患者负担 维护医生形象

山东省中医一位医生告诉记者,前几天他们医院下发过类似于“医患双方签署不收和不送‘红包’协议书”的通知,但是具体的执行方案还没有出来。

该医生说,以前每次开会,医院相关领导都会跟他们强调,禁止收患者及其家属的“红包”,而且现在医患关系十分紧张,收“红包”可能加剧医患矛盾。对于一些实在推不掉的“红包”,他们就将红包里的钱存进患者的住院押金里,或者上缴医院。

对于国家卫生计生委发布的《通知》,该医生表示支持,他说,这个《通知》对于医患双方都有约束,不仅有利于减少送“红包”现象的发生,也有利于减轻患者的负担,维护医生的良好形象。

“一纸协议”能给患者吃定心丸?

“一纸协议” “有用”还是“没用”?

“没有协议,不知道该送还是不送,送多送少,心里没底.有了这份协议,就放心多了,毕竟白纸黑字写明白了”,济南市民侯女士说道.

也有人对签署这个协议嗤之以鼻,张先生说:“协议的初衷和出发点是好的,但是治标不治本,没有实际意义,根本没有找到收送红包的根源所在。此处无银三百两,真是可笑。”

花钱买平安 红包到底送不送?

记者在医院门口随机询问了几位患者家属,王女士讲诉了她给医生送“红包”的经历。

王女士家在聊城,带父亲到济南做直肠癌手术,住院有已经有一段时间。由于父亲住院没少麻烦主治医师李主任,她觉得过意不去,就准备了2000元的购物卡,结果送了三次均被李主任婉言谢绝。

但王女士同时指出,自己只是幸运,很多时候“红包”还是要送,她举例说,老家的亲戚生病做手术,就不仅给主治医师送了“红包”,还给麻醉师送了一份。

不少网友也有着相同的看法,他们虽然不赞同送“红包”,但认为还是要送。目的是“花钱买个平安”。

给医生送多少红包合适?

记者在百度输入“给医生送多少红包合适”关键词,发现网上有不少类似讨论。

有网友认为,要给医生送多少钱,“就看那个医生是什么级别了”,普通的医生送1000块就可以,省级专家就会贵得多,大手术2000块钱就可以。

也有网友认为不必送,因为“一般医生做手术时都是全力以赴,区别是术后”、“医生还没坏到这种程度,他们总也要规避风险总也要做口碑的”、“医生都是有责任的,送什么红包啊,做手术出了事情,他也跑不了,家属再一闹更麻烦”。

济南:逾六成受访市民不看好医患拒收“红包”协议

在济南,《医患双方不收和不送“红包”协议书》是否被看好?近日,中国山东网记者随机对224位济南市民进行了问卷调查。调查结果显示,六成以上受访市民认为即便签署协议书,也不能杜绝收送“红包”的问题。

近半数受访市民认为收送“红包”现象很严重 一成认为不严重

对于当下济南各二级以上医院收送“红包”现象,214位受访者中,有46.88%的人认为该现象非常严重,仅有12.5%的人认为该现象并不严重,另有40.3%的受访者认为“不好说”。

逾六成受访市民认为签协议不能杜绝收送“红包”的问题

对于签订《医患双方不收和不送“红包”协议书》是否就能杜绝收送“红包”的问题,65.63%的受访市民认为不能杜绝,“签了协议书也没有实际效用,该送还是送,该收还是收”;仅有9.38%的受访市民认为协议书能杜绝“红包”,认为协议书“可有效杜绝医患之间收送红包,起到制约作用”。另有25%的受访市民持观望态度,“不知道协议书能否从根本上解决收送‘红包’的问题”。

[本网观点]不收不送"红包"协议:看似"没用",实有"大用"

首先,觉得“没用”是看得太“小”。凭借一纸协议就想解决泛滥成灾、根深蒂固的收送“红包”问题,谁都看得出来“没戏”,可上级相关部门为何要一再的进行规定?因为这项举措的功用,并不仅仅在表面而具体的“用”上,更有着其深层的“大用”。

众所周知,我国当前正在大力推行“改革”,“作风建设”和“反腐败”是其中两大重要内容和两项重要保障。“作风”问题关系着人的理念和价值观,理念和价值观又决定着人的行动和方向,其作用是根本性的。这是全局性的大背景和大方向所在,需要各部门进行响应、各领域进行贯彻,以凝聚共识、形成合力、更快更好地推进改革。而收送“红包”明显属于医疗行业的“不正之风”和“商业贿赂”,正是医疗领域的“作风”问题和“腐败”问题。

然后,觉得“没用”是眼光太“短”。如上所述,签署不收和不送“红包”协议不是一个“孤立”举措,而是为整体和长远服务的。认为这项举措“没用”是犯了孤立化看问题的错误,其真正的作用也要从与整体的互动,以及在长远布局中的位置来看。我国的整体改革、医疗改革以及收受“红包”问题的解决,都需要一个不断推进和深化的过程,需要不断出台举措、不断解决问题和不断完善漏洞;单项举措的价值也来自于它在这个过程中所发挥的作用,而不仅仅是它自身;要实现“连锁反应”以实现整体效果,就不能有任何一项“缺环”。

最后,觉得“没用”是心太“急”。这牵扯到之所以会出现质疑和否定式“一边倒”舆论的原因,除了思维和眼界问题,另一个重要问题在于“心态”。问题的解决需要成套的举措和一定的周期,不是一策一时的问题,所以很多人明显是急于求成。另外由于我国在发展中出现的一些问题,很多人对政府抱有情绪,脾气容易“急”,甚至都已经成为一种惯性,凡遇问题首先是指责和发泄,不是辨明是非,更不是提出建设性意见。指责和情绪虽有其价值,可以引起人们的关注、重视和对政府工作的监督,是非观念和意见却更为重要和关键,才真正有利于问题的解决。这一方面是这个时代浮躁化心理的体现,另一方面也反映出这个时代“正能量”的不足、“负能量”的泛滥。签署不收和不送“红包”协议书举措表面看上去的“幼稚”,正好为这个时代的浮躁提供了嘲笑的借口,为这个时代的情绪提供了宣泄的由头,这一点恐怕就不那么好笑了。

从调查结果看,对于收送“红包”的性质,医生和患者的看法是一致的,都认为是“不正之风”,也都认为应该遏止和杜绝。争议只在于签署不收不送“红包”协议是否“有用”,是否过于表面和形式化。大家也有着共同的期待,便是出台相关配套措施,制定相关法律保障,让这项举措真正落到实处,使“‘红包’满天飞”现象真正得以扭转。不论支持还是质疑,其实只是表面,“有实效”才是民众的心声所在。

官方微博

往期回顾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