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山东网中国山东网新闻 观点撞击正文

新冠疫情全球扩散 美国难辞其咎

2021/12/25 17:44:22   来源:新华网    

  2020年5月,世界卫生组织呼吁停止移民遣返活动,以减缓新冠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的暴发。当时已成为全球疫情“震中”的美国对这一人道主义呼吁未作响应,继续将数以万计的非法移民驱逐至对病毒传播缺乏应对能力的发展中国家。美国入境和海关执法局数据显示,2020年全年该局强制驱逐约18.6万人,与2019年相比驱逐人数增长160%。

  “我确信美国在输出病毒。”去年4月,美国国会众议员诺尔玛·托雷斯在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采访中谈及美国政府向危地马拉遣返非法移民时表示。

  移民遣返只是冰山一角。新冠疫情暴发以来,美国不仅国内应对迟钝,导致早期疫情数据混乱不清,而且在疫情急剧扩散期放任数千万人次美国旅客出境旅行,对驻外美军违反当地防疫规定视若无睹,对境内国际活动疏于防疫管控,以多种方式向其他国家和地区输出了大量活跃病例。

  反应迟钝 拖累全球抗疫

  美国知名学者诺姆·乔姆斯基2020年5月曾对媒体表示,由于疫情应对表现糟糕,美国领导人不仅要对本国民众死亡负责,还应为其他国家民众死亡负责。

  为了刺激经济、吸引选票,初期的零星病例出现后,当时的美国共和党政府刻意淡化疫情风险,在信息发布、病例检测、防疫措施制定等方面消极应对,行动缓慢。病毒在几乎“不设防”状况下在美国社区扩散,美国迅速发展为全球疫情的“震中”。美国政府未及时向国际社会发出预警,也疏于对出入境人员的管控。病毒进入社区传播后,仍有大量美国旅客前往世界各地,助推了疫情在全球的扩散。

  美国疫情暴发和早期传播情况是一笔“糊涂账”。近来随着研究深入,更多信息也逐渐披露,美国疫情发生时间线不断前移,并呈现诸多疑点。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早先确认的国内首例新冠死亡病例死于2020年2月29日,发生在华盛顿州。此后美国首例新冠死亡病例确认时间不断提前。加利福尼亚州圣克拉拉县卫生部门2020年4月公布的尸检报告显示,当年2月6日该县已发生新冠死亡病例。美国《圣何塞信使新闻》今年8月下旬和9月初接连刊登两篇报道,披露威斯康星等多个州2020年1月出现新冠死亡病例的相关记录。据报道,堪萨斯州一名2020年1月9日去世的女性被认定为美国首位新冠死者,表明疫情可能早在2019年12月甚至11月就已在美国多地出现。

  这种观点与多项研究结果相互印证。美国疾控中心研究人员检测了美国红十字会于2019年12月13日至2020年1月17日在9个州采集的数千份血液样本,发现有106份样本含新冠抗体,其中39份样本采集时间介于2019年12月13日至12月16日。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研究人员分析了2020年1月2日至3月18日从全美采集的2.4万份血液样本,发现有9个样本新冠抗体呈阳性,最早一份阳性样本于2020年1月7日采自伊利诺伊州。通常患者在感染病毒两周后才能检出抗体,表明2019年12月或更早新冠病毒就已在美国出现。

  美国在疫情初期病毒检测的“高门槛”以及检测能力不足,使许多无症状感染者无法及时确诊,实际感染人数被大幅低估。疫情初期,美国政府严格控制病毒检测条件,只有发生严重呼吸道症状且有相关旅行史或明确病毒暴露史的病人才有资格检测,社区传染病例被挡在“门外”。美国疾控中心2020年1月底向全美26个公共卫生实验室发送检测试剂盒,其中24个实验室的试剂盒出现假阳性反应,致多个州的检测停滞达近5周之久。据英国牛津大学“用数据看世界”网站统计,截至2020年3月15日,美国每千人中仅有0.2人接受过核酸检测。对比之下,同期韩国每千人中已检测5.06人,德国每千人已检测1.54人。

  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等机构研究人员在英国《自然·通讯》杂志在线发表的一项研究认为,截至2020年4月18日,美国实际新冠感染人数可能已超过640万,达官方确诊人数的近9倍之多,造成这种差距的主因是检测不充分。由此推算,自新冠病毒悄然在美国社区传播,到2020年3月19日美国国务院将旅行建议提升至最高级别4级,呼吁美国公民避免一切国际旅行,这期间美国可能已向世界各国输送了大量未知感染病例。

  此外,美国早期新冠疫情与流感和“电子烟肺炎”发病期重叠,但美国各地呼吸道疾病监测系统没有能力将三类症状相似而病因不同的患者人群甄别开来。美国疾控中心时任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2020年3月在国会众议院听证会上承认,美国存在新冠死亡病例被误认为是流感死亡病例的情况。然而,在2019年底至2020年初的流感和“电子烟肺炎”患者中究竟有多少是没被筛查出来的新冠患者,美国政府至今拿不出数据。

  放任扩散 多路输出病毒

  人员流动是影响新冠病毒传播的关键因素之一。疫情发生以来,为遏制病毒蔓延,许多国家都曾实施对外封境、对内封城的严格防疫措施。然而美国政府一直采取“宽松”的人员流动政策,对人员出入境疏于管控。通过出境旅行、遣返移民、驻军轮换等途径,数以千万计的人员从美国流向世界各地,让其他国家防不胜防。

  美国国务院2020年3月发布“避免一切国际旅行”的第4级旅行建议,但仅仅维持了4个多月。2020年8月上旬,在全球累计确诊病例数逼近2000万、美国累计确诊病例数逼近500万之际,美国国务院在争议声中宣布解除针对美国旅客的最高级别旅行建议,让全世界错愕。美国《国会山报》评论说,“虽然解除了全球旅行警告,但各地都没有欢迎美国旅行者”。

  美国商务部国家旅游办公室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12月至2021年3月,美国出境前往世界各地的总人次高达4962.6万。分析来自美商务部国家旅游办公室、世卫组织等机构的数据可以发现,从2020年4月开始,美国月出境人次、全球月新增确诊病例数和美国月新增确诊病例数之间呈“同频增长”的特点,三者之间增长率变化基本一致,呈现强相关性。

  上述近5000万人次美国出境旅客中,多达3102.4万人次前往墨西哥。分析显示,从2020年7月开始,美国每月入境墨西哥人次、美国每月新增确诊病例数、墨西哥每月新增确诊病例数之间也呈“同频增长”的特点。另据“世界实时统计数据网站”统计,就在美国游客2020年年底大量涌入墨西哥期间,墨西哥新冠确诊病例数以环比增长近两倍的幅度激增。

  疫情暴发期间美国政府仍在持续遣返非法移民,表现出对生命的极不尊重,给接收被遣返者的发展中国家造成严重威胁。数据显示,美国入境和海关执法局2020年全年强制驱逐人数比2019年大幅增长,仅2020年3月至6月中旬,该局驱逐人数就达到近4万。大量非法移民被遣送时既未按期隔离,也未做过病毒检测。

  美国非法移民遣返目的地包括危地马拉、洪都拉斯、萨尔瓦多、巴西、尼加拉瓜、厄瓜多尔、海地等拉美国家。美国《纽约时报》2020年6月发表题为《为什么说美国正在出口新冠病毒》的社论。作者援引危地马拉政府当年4月发布的报告说,危地马拉所有新冠病例中近五分之一与从美国遣返人员有关。其中,一架搭载76名自美遣返人员的航班中,有高达71人病毒检测呈阳性。

  美国华盛顿拉丁美洲研究所等60多家机构发表联合声明,谴责美国政府在全球疫情暴发期间继续驱逐非法移民的行为“将全球置于风险之中”。

  日韩等国的美国驻军多次被曝违反防疫规定,加剧驻在国疫情蔓延,引发当地民众强烈不满。英国《金融时报》2020年8月报道,当年美国独立日之后不久,网上发布一段日本冲绳的美国驻军在海滩聚集、庆祝独立日视频,参加者无一人戴口罩,在日本民众中引发愤怒和失望情绪。另据日本冲绳县政府通报,2020年美国独立日前后,美军驻冲绳基地发生聚集性感染,仅7月7日至11日的几天内,美军基地新增感染人数就达61人,成为当地防疫的一大漏洞。

  美军“西奥多·罗斯福”号航母2020年访问越南岘港后暴发疫情,超过1200名舰上人员确诊感染,美越双方就疫情来源发生争论。据多家媒体报道,美军航母抵达越南岘港访问期间,大量越南市民登舰与美国官兵互动,但美方未采取必要的防疫措施。大批舰上官兵还登岸到岘港市内活动。据越方通报,美军航母停靠岘港市前,该国仅有10多名确诊患者,且全集中在首都河内。3月10日美舰离开后,越南疫情开始大规模暴发,到4月1日累计确诊病例激增至200多例,政府宣布新冠疫情已成为全国性疫情。

  多国受害 溯源直指美国

  汇总各国卫生部门发布的信息可以发现,世界多国都监测到来自美国的病例,而且至少有12个国家报告的“零号病人”来自美国。受地缘等因素影响,除不丹、肯尼亚、黑山3国外,其他9个由美国输入“零号病人”的国家集中在美洲及太平洋地区,包括哥斯达黎加、圭亚那、斐济等。从时间上看,有9个国家来自美国的“零号病人”确诊时间集中在2020年3月,马绍尔群岛等3国从美国输入“零号病人”时间点相对较晚。

  还有一些在地缘上深受美国影响的国家,“接盘”了较高比例的来自美国的输入病例。加拿大《国家邮报》2020年4月30日报道,加拿大主要省份早期输入病例统计显示,截至当年4月16日,安大略省确诊了1201例有国际旅行史的感染病例,其中有404个来自美国,占比34%;魁北克省有国际旅行史的感染病例中有36%来自美国。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2020年3月20日表示,澳大利亚已确诊病例中约80%是输入性病例,其中大多数来自美国。新西兰新闻网站“斯塔夫”报道,2020年2月至2021年1月初,美国向新西兰输入病例182例,位居向新西兰输入病例国家第二位。韩国媒体今年2月25日报道,该国约7000例境外输入病例中有35%来自美国。

  随着科学家对新冠病毒基因谱系研究的深入,关于疫情如何从美国向外扩散的科学证据越来越多被公布。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2020年12月11日报道,美国布罗德研究所团队在《科学》杂志上发布一项研究说,他们通过追踪新冠病毒基因组特定突变发现,2020年2月底于美国波士顿举行的一场生物技术会议成为“超级传播”事件。携带一种特定突变的病毒从波士顿“出口”至美国多个州以及澳大利亚、瑞典和斯洛伐克等国家,最终导致美国和欧洲至少24.5万人感染。

  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今年5月18日发布的一项研究显示,来自美国的新冠病毒携带者成为以色列新冠病例的主要源头。该校参与的团队绘制了新冠病毒传入以色列及其在以境内传播和变异的轨迹。研究人员将200多名以色列本地感染者和约4700名全球其他地方感染者的基因组序列进行比对后发现,约70%的以色列新冠病例感染的毒株来自美国。研究牵头人、特拉维夫大学进化病毒学家阿迪·斯特恩推测,这与两方面因素有关:以色列对来自美国入境者的隔离措施过于松懈;来自美国的人员与以色列本地居民有更多密切接触。

  日本庆应大学研究团队今年2月1日在“医学论文档案网”上发布预印本论文说,他们对关东地区多家医院的198名新冠患者的病毒样本进行了全基因组测序,并按病毒谱系分类。研究发现,一名2020年11月确诊患者感染的病毒属于20C分支的B.1.346变种,该毒株主要在美国西部流行。研究人员认为,这名患者没有海外旅行史,也没有与任何出国旅行过的人接触,表明该毒株似乎是从美国西部通过了严格防疫屏障输入日本。

  ……

  诸多事实表明,美国对新冠疫情在全球多国多地区暴发、蔓延和恶化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美国本应将精力放在控制疫情和拯救生命上,但其非但对抗疫不力、输出病毒不思悔改,还借疫情搞政治操弄、甩锅推责的把戏。这种对本国人民不负责、对全球公共卫生事业不负责的做法必将被国际社会唾弃。新华社记者张莹

编辑:温伟伟    责任编辑:徐茸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

1、凡本网专稿均属于中国山东网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中国山东网的作者姓名。

2、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山东网)”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品内容涉及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核实确认后尽快处理。

3、因使用中国山东网而导致任何意外、疏忽、合约毁坏、诽谤、版权或知识产权侵犯及其所造成的各种损失等,中国山东网概不负责,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4、一切网民在进入中国山东网主页及各层页面时视为已经仔细阅读过《网站声明》并完全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