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山东网中国山东网新闻 国内新闻正文

从灵丹妙药到致死毒药 特朗普服用的抗疫神药竟被打脸

2020/5/27 19:50:09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当地时间5月25日,世卫组织宣布,出于安全考虑,将暂停羟氯喹治疗新冠试验。美国多家媒体报道,对全球96000名新冠肺炎患者的研究显示,接受羟氯喹治疗的患者,死亡风险要比没有接受羟氯喹治疗的患者高得多。该项研究表明,特朗普总统吹捧的“灵丹妙药”并没有那么神奇。

  △CNN报道,世卫组织宣布暂停羟氯喹试验

  羟氯喹无益反害,大规模试药引起死亡人数不断攀升

  羟氯喹此前被美国媒体称为抗疫神药。在特朗普和媒体的鼓励下,美国医院也加大了对其的投放与使用。然而最新研究发现,羟氯喹并没有治疗功效,反而会对新冠患者本就脆弱的身体造成更为严重的损伤。

  这项研究由哈佛大学医学院教授曼迪普·梅赫拉和其他机构的同事合作进行,是迄今为止对使用抗疟药治疗新冠患者效果进行的最大规模分析,研究结果日前发表在了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上。

  该研究自2020年4月14日开始,在全球671个医疗中心进行。在追踪分析的96000名患者中,近15000名在被诊断新冠肺炎后48小时内接受了羟氯喹或氯喹单独治疗,或与一种称为大环内酯类的抗生素(如阿奇霉素或克拉霉素)联合使用。

  △《华盛顿邮报》报道,特朗普总统吹捧的抗疟药(羟氯喹)与新冠肺炎患者死亡率增加相关

  结论表明,那些单独服用羟氯喹的新冠患者,相比未服用的患者,死亡风险增加了34%,严重心律不齐风险增加了超过137%。接受羟氯喹和抗生素治疗的患者,死亡风险增加了45%,严重心律不齐的风险增加了411%。服用氯喹和抗生素的患者,死亡风险增加了37%,严重心律不齐的风险增加了301%。

  接受羟氯喹者与未接受羟氯喹者之间的区别如此惊人,让人不寒而栗。该研究的主持者梅赫拉教授说,未经系统测试就使用羟氯喹是“不明智的”,“真希望我们一开始就掌握这些信息,因为这可能会对患者造成伤害”。

  △《华盛顿邮报》采访中,主研究员梅赫拉认为,未经测试就使用氯喹是不明智的

  特朗普亲自试药 媒体跟风带节奏

  导致大规模试药的主要原因,还是由于特朗普和美国主流媒体前期对羟氯喹的大力推崇。早在3月,特朗普就在社交网络平台上称,“羟氯喹和阿奇霉素加在一起,将是拯救患者、扭转疫情的特效药,请美国食品药物监督局立即扩大对羟氯喹的使用。”

 

  

  △特朗普在社交媒体对羟氯喹药效大加赞赏,并要求FDA迅速投入使用

  美国媒体监督组织 (Media Matters for America) 曾在4月报道,特朗普吹捧羟氯喹为“特效药”后,以福克斯为首的多家美国主流媒体,两周内接连对羟氯喹进行了大规模宣传,福克斯新闻主持人劳拉·英格拉汉姆甚至亲自向特朗普申请在全国范围内大面积使用羟氯喹,主持人肖恩·汉尼蒂更是进一步向粉丝兜售羟氯喹,建议任何有需要的人尽管试一试。总统的大力推行加上媒体的添油加醋,加速了羟氯喹在美的推广和使用。

  △美国媒体监督组织称,特朗普吹捧羟氯喹为“特效药”后,福克斯新闻在两周内对该药进行了超过300次宣传

  特朗普不仅在社交媒体上支持羟氯喹的推广,更是亲自使用该药。美国媒体日前聚焦报道了特朗普服用羟氯喹的消息,“特朗普总统本周早些时候震惊了许多医生,5月18日他说,他‘每天’服用羟氯喹”。尽管FDA警告说,该药应仅限使用于医院或临床试验,特朗普还是坚定不移地相信药效,并推论羟氯喹利大于弊。

  △CNN报道,特朗普对羟氯喹的评论导致该药物销量猛增

  白宫与制药公司瓜葛不清,利益斗争浮出水面

  目前,羟氯喹治疗新冠试验已被世卫组织叫停,与前期美媒和总统的大规模宣传形成鲜明对比。如此混乱的局面,不禁让人怀疑背后原因。

  此前,卫生部长阿扎尔解雇了美国卫生部专门研发采办疫苗的机构——美国生物医学高级研究与开发局局长布莱特,将其转调到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的低级别岗位。作为美国顶级防疫医疗专家,布莱特曾表示,特朗普令羟氯喹成为焦点,极度分散了联邦政府科学家们的注意力。不少人怀疑,布莱特被解雇是因为此前一直极力反对使用羟氯喹而遭到报复。尽管猜疑诸多,阿扎尔仍向副总统彭斯报告,布莱特不是被解雇,而是升职。然而,布莱特在日前的国会听证会上明确表示,被调职是报复,并投诉卫生部领导层与制药公司关系密切。

  △《纽约时报》报道,吹哨人布赖特顶着压力揭发白宫和制药公司的交易

  布莱特在一份正式的“吹哨人”举报文件中说,官方和“与政府有政治联系的公司”签订了问题合同,其中包括一家与特朗普女婿库什纳的朋友有关系的制药公司。布莱特的举报文件还披露了美国生物医学高级研究和发展管理局(BARDA)的内部运作细节。布莱特说,在其担任BARDA负责人的近四年时间里,经常与上司发生冲突,特别是在他向路透社记者透露了有关羟氯喹的争议信息后,他与上司的冲突更加白热化。

  在长达89页的举报文件中,布莱特称自己最早在今年1月就试图发出有关新冠病毒的警报,呼吁特朗普政府迅速研发治疗方法和疫苗。他一直认为,总统极力推广的羟氯喹,由于可能带来心率不齐,并不适合给新冠肺炎患者广泛使用,因此早就提醒说,美国政府正在推广一种“未经证实、具有潜在危险”的新冠肺炎治疗方法,但是他的提醒却遭到了上司阿扎尔和特朗普的排斥,甚至遭到了被降职的报复。

  这场暗流涌动的卫生部门利益斗争,带给民生和疫情的混乱局面,远不止表面那么简单。羟氯喹的错误使用将给美国疫情带来怎样的影响,仍需拭目以待。 

编辑:刘自锐    责任编辑:徐茸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

1、凡本网专稿均属于中国山东网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中国山东网的作者姓名。

2、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山东网)”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品内容涉及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核实确认后尽快处理。

3、因使用中国山东网而导致任何意外、疏忽、合约毁坏、诽谤、版权或知识产权侵犯及其所造成的各种损失等,中国山东网概不负责,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4、一切网民在进入中国山东网主页及各层页面时视为已经仔细阅读过《网站声明》并完全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