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한국어|日本語
中国山东网首页  登录  新闻热线:0531-85876666 在线留言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人民楷模”朱彦夫系列报道·执着篇|执着奋斗,永葆初心

2019/10/19 15:07:24   来源:大众日报客户端

  战场幸存顽强生存

  入秋之后天气渐凉,最近的几场秋雨更是让朱彦夫的旧伤隐隐作痛。这位86岁的老英雄半躺在床上,但他眼神中依然透着坚毅和力量。

  从战场上幸存下来的朱彦夫,先后作了47次手术,两腿从膝盖以下截去,两手从手腕以上锯掉,失去了左眼,右眼的视力仅剩0.3。

  “说句大实话,如果我不是党员,忘记了举拳头,器官早就萎缩了,精神早就崩溃了。我老朱心里要不是装着党,装着共产主义,早就死了。共产党员死都不怕,还怕啥?先做个能自理的人吧。”朱彦夫说。

  他最先双臂碴夹起勺子,还没等靠近碗沿,勺子就掉了;用嘴叼起勺子再用臂碴夹紧,方向把握不准,又把碗碰翻;重来……一个动作每天要琢磨练习成千上万次,一气练了几十天。在别人看来,这份执着甚至有些倔。

  终于自己能吃了,他兴奋不已。又对准了下一个目标——站起来!

  他先让人帮着装假肢,后来,又偷偷自己装,但是每次都摔得血肉模糊。反反复复练习之后,终于靠自己一人装上了,朱彦夫兴奋得一下子从床沿站起来,感觉自己高了许多,可还没站稳又摔倒在地。

  摔倒,爬起;再摔倒,再爬起。四肢的创伤面刚结痂,又被磨破,鲜血直流,浸透了衣服和腿套。

  朱彦夫又一次顽强地站了起来。他挑了病房外一棵最高的杨树,并排站着,但没靠着。终于,他看一切,不再是仰视。

  从1996年患脑梗塞至今,朱彦夫半身不遂,右侧身体失去了知觉,甚至连穿假肢行走的“权利”都没有了。清醒后他交待儿子,在自家的天花板上,安了一只带铁链的吊环,他用那只还能活动的左臂,每天牵引锻炼上百次。除此之外,他还坚持每天甩臂扩胸两个小时以上。他不能失去行动的能力,不能降低自己的“幸福指数”。

  残肢“握”笔著书33万字

  “你一定要记住,一个连的消亡,在战争史上可能不算什么,可你要想法儿把这壮举记录下来,告诉后人,我们死也瞑目了!” 朱彦夫至今仍记得连指导员高新坡弥留之际的嘱托。

  “我不会写,就用口说吧。”

  从1952年开始,到1996年突发脑梗塞倒在讲台上,44年间,朱彦夫拖着残腿,每请必到,奔走大江南北,无偿作了1000余场报告,听众达几百万人。为了作报告时不上厕所,他不敢喝水,每一次都讲得口干舌燥。

  每作一场报告,朱彦夫就像大病一场。但为了战友的嘱托,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他们曾经的苦难与辉煌,珍惜他们用生命换来的和平与美好,朱彦夫觉得,值!

  作报告仍有局限,朱彦夫又作出一个决定——写书。  为了写书,朱彦夫翻烂了四本字典。他用残臂翻页,有时干脆把脸贴在字典上,用舌头一页一页地舔……刚开始,他用嘴含笔写字,每天只能写十几个或几十个字,口水连着汗水,泪水和着墨水,弄得字迹模糊。后来,他残臂夹笔,每天能写上百个字,甚至五六百字。儿女们劝他口述,但他坚持自己写,他已把写作当成磨砺意志的方式。

  整整7年,一天学没上过的朱彦夫,用掉半吨稿纸,先后七易其稿,终于写成了33万字的长篇小说《极限人生》。

  拿到新书的当天,朱彦夫把自己关在屋里,打开书的扉页,恭恭敬敬写满了牺牲战友的名字,然后,颤抖着划着火柴,将书点燃。朱彦夫哽咽着说:“指导员,书出来了,你的遗愿实现了,你看看吧……”

  爬着也要造田挖井

  张家泉村纵贯着三条深沟,最宽的地方有100多米,把全村分割得没有一块像样的土地。回乡担任村支书后,朱彦夫提出,用锄头和独轮车,向荒山和沟壑要耕地,全村吹响了向贫困宣战的号角。

  整整几个冬天,朱彦夫像一名不知疲倦的战士,拖着17斤重的铁腿,和全村上百号劳力一起住荒山,填深沟,造梯田。

  现任张家泉村党支部书记刘文合告诉记者,当时的工程量非常大,石头都是从千米外的山上用小木车子推下来的,然后从别的地方取土填起来。光这样就增加了70多亩良田。

  有了地,缺水问题又突显出来。张家泉村原名张家庄,是个有名的缺水村,直到上世纪60年代末,吃水都是难题。

  1971年2月,大雪纷飞,滴水成冰。朱彦夫带领全村380多名劳力,分成7个施工组,昼夜不停地修建大口井。

  数九寒天里,朱彦夫拖着假肢不停地在水利建设的工地上走动着。挖到10多米时,朱彦夫不放心,坚持下到井底去看看。等到大伙把他拉上来时,朱彦夫觉得残腿疼得很厉害,假肢怎么也卸不下来,原来是井里的泥水、腿上的汗水、断肢创面渗出的血水,已把假肢和残腿冻在一起。

  经过一个冬天的苦战,龙王庙大口井终于竣工了。张家泉村有了历史上第一眼大口井!张家庄正式改名为张家泉。

  为了引水上山,朱彦夫六上省城,十进县城,请水利专家帮助测量和规划选址,购买引水设备,修建了1500米长的高架水渠,使全村300多亩旱地成为水浇田。如今,张家泉村凡有果树的地方都能浇上水,家家户户吃上了自来水。

  大口井里的水已经流淌了半个多世纪,让村民吃上了饱饭,鼓起了腰包,更滋润了百姓的心田。

  (大众日报记者 杨淑栋 通讯员 张琦 报道)

作者:杨淑栋     编辑:温伟伟    责任编辑:徐茸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

1、凡本网专稿均属于中国山东网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中国山东网的作者姓名。

2、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山东网)”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品内容涉及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核实确认后尽快处理。

3、因使用中国山东网而导致任何意外、疏忽、合约毁坏、诽谤、版权或知识产权侵犯及其所造成的各种损失等,中国山东网概不负责,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4、一切网民在进入中国山东网主页及各层页面时视为已经仔细阅读过《网站声明》并完全同意。

友情链接

主管:山东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37120170004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号:鲁B2-20090023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鲁)字第161号

短消息类服务接入代码使用许可证号:鲁号[2009]00010-B01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510518 鲁ICP备10003652号 鲁公网安备 37010202000536号

Copyright (C) 1996-2016 sdch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