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한국어|日本語
中国山东网首页  登录  新闻热线:0531-85876666 在线留言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乡村记忆工程:记得住乡愁,解得出乡味

2015/6/15 14:08:29   来源:中国山东网

  上九山村距孔子故居50公里,距孟子故居30公里,始建于北宋初年,村庄周围被9座小山环绕,故名上九山村。300多座古石院,1200余间古石屋,建筑面积达30,000多平方米的古村落里,生活着一千余名村民,他们在此繁衍生息,安居乐业,像极了一段从历史深处走来的记忆,真实又遥远。(中国山东网 6月14日)

  这样一幅醉人的景象,曾经是普通而寻常的,如今在很多人的意识中,恐怕已经不可避免地被归入旅游景点的范畴,这是让人伤感的。或许正是因为有鉴于此,习近平总书记才要求在新型城镇化建设中尽可能地保护这类风貌,“留得住乡愁”。山东推出的“乡村记忆工程”也应运而生——要让上九山村这样的传统乡村风貌尽可能多而完整地存留,使其在新型城镇化中的位置,居于景点和居住地之间,让更多的人,重新找到乡愁的味道。

  余光中曾写过一首叫做《乡愁》的诗,“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彼时的乡愁,来自空间的阻隔;今日的乡愁,则来自时间中的巨变。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华大地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社会巨大进步的同时,是传统村风村貌的大片消失,无数人的乡愁都失落掉了。发展进步与留住传统,这是一个“二选一”的问题吗?习总书记的要求告诉我们,不是的。正是因为这个要求,让我们心中有了希望,让我们从情感上而不仅仅是物质上,感受到了发展的意义。

  但“乡村记忆工程”的意义,却不只在“留住乡愁”上。习总书记是基本伴随着新中国的历史走过来的人,他知道彼时的故乡是什么样子,并代表他身后的一大批同样知道彼时乡风的人提出了“留住乡愁”的要求。但新世纪出生成长的“00后”、“10后”们呢?他们睁开眼睛时,世界已经变了样子,虽然享受着比以前更加优越的物质生活,他们眼中的故乡却已经面目趋同、风貌不再,那个独特的故乡,那种滋味万千的乡愁,那份萦绕的忧伤和牵挂,他们恐怕已经感受不到。这对他们是多么不公平。

  “乡村记忆工程”则能够为他们保存和展现一个个如蝴蝶般的“标本”,或者说筑起一个个的梦境。当我们告诉他们故乡其实是这个样子的,他们才解得开那份醇厚清朴的乡味,真正体会到家乡、故乡和乡愁这些词汇,所饱含的情感和美感。这份情愫,也才能拉近到他们的心头,不再隔着时光的遥远。

  此时此刻,我们这些从彼时乡村风情中长大的人,已经不免要陷入一场怀旧,并情不自禁地对今天的孩子们讲述。

  上九山村里都是石头房子,其实山村大多是这个样子的,笔者的外婆家就在山村。那里的房子和路,都是石头做成的,在高低错落里,筑砌出一种寂静自然的韵律,不时溜达而过的狗,就像是其中跳跃的音符。外婆家那时是看山员,住在半山腰,房子上边就是满山浓翠的柏树,下边则是大片大片的桃园。春天时粉红的桃花开成一片花海,夏天的时候随手就可以摘桃子吃。山脚处的桃园边上,还有一棵参天的大核桃树。站在房前远望,远远劳作的人看得特别清楚,整个景象又仿佛镀上了一层纯净通透的碧色。儿时最爱做的事,就是在山中林间乱窜,掀开石头捉蝎子和土鳖。晚上会在房门外的石板桌上喝山茶,山风不时拂过面庞,空气阴凉清爽,四周笼罩在一片虫鸣声里……

  笔者的家则在平原上的村子里,村前村后都是河,夏天最爱做的事是钓鱼,秋天则是在河沿土壁上的洞里掏螃蟹。那时的水真干净,夏天的河里少不了孩童们光屁股的身影。村里那时被各种大树包围着,榆树、槐树、梧桐树等都已经颇有年头。村中的大路边是成片成片的菜园子,架上是芸豆和黄瓜,地里则有茄子、菠菜、西红柿、萝卜、白菜、芹菜、香菜……在不同的季节琳琅满目地更换。村中间还有一大片荷塘,夏天开满了荷花,荷叶遮住了碧水。待到秋天,承包人最伤脑筋的事情就是怎样防着小孩偷莲蓬。夏天收完麦子、秋天收完玉米,大片的庄稼地一望无际,点缀着劳作的人们,风吹来都是清新的麦秆和玉米杆的清新气味。夏天雨多,一阵暴雨过后,夜里必是四处蛙鸣。最爱的还是秋天,远处连绵的山是清透的宝石蓝色,让人想到李白《菩萨蛮》词中的句子,“平林漠漠烟如织,寒山一带伤心碧”。深秋时节,落叶铺满了土路,暮色来临时秋虫的鸣叫便会四处响起,渐渐弥漫穿透清冷的秋夜。这时的天总是特别的高特别的蓝,这时的月亮总是特别的大特别的圆……

  故乡、乡愁,笔者脑中浮现的景象太多,心中的滋味却难与外人道。而如今,外婆家的山上,柏树和桃树早已被砍尽。那棵参天的核桃树,因为不让跟边上的土地争肥,被砍掉一圈树皮而早已死掉,只剩下残骸般的枯干矗立在天地间。外公和外婆也都已经去世了。笔者的村子里,除了见效益快的杨树,已经难见其它的树。紧挨村边的小河已经变成臭水沟,那片荷塘也已变成干涸的大土坑,边上堆满了生活垃圾……这种变化背后的苦涩滋味,更不知怎么说出口。

  所以习近平总书记“留得住乡愁”的话,山东“乡村记忆工程”的推出,在拥有像笔者这样的儿时记忆、经历过如此的沧桑变化的人心中,具有怎样特别的意义,已经不必再多说,就像每个人都有对过往的留恋和怀念。今天的孩子们恐怕已经难以体会这种感受,因为他们不曾经历。“乡村记忆工程”可以提供一些弥补和安慰,笔者则认为在保护之上还应做一些复原,这样等今天的孩子们以后也有了孩子,就能继续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在长大后同样拥有这样一份美好的乡愁和乡思。这多么让人遐想和期待……(文/单非)

作者:单非     编辑:单非    责任编辑:胡立荣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

1、凡本网专稿均属于中国山东网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中国山东网的作者姓名。

2、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山东网)”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品内容涉及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核实确认后尽快处理。

3、因使用中国山东网而导致任何意外、疏忽、合约毁坏、诽谤、版权或知识产权侵犯及其所造成的各种损失等,中国山东网概不负责,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4、一切网民在进入中国山东网主页及各层页面时视为已经仔细阅读过《网站声明》并完全同意。

友情链接

主管:山东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37120170004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号:鲁B2-20090023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鲁)字第161号

短消息类服务接入代码使用许可证号:鲁号[2009]00010-B01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510518 鲁ICP备10003652号 鲁公网安备 37010202000536号

Copyright (C) 1996-2016 sdch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