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山东网中国山东网新闻 山东新闻正文

济南女出租车司机:想直接跟政府合作

2015/1/16 12:10:16   来源:中国山东网     作者:张敏敏

  中国山东网1月16日讯(记者 张敏敏)1月12日,因不满出租车公司“份子钱”过高、“专车服务”影响生意等原因,济南市部分出租车停运,目前,虽然济南市出租车已经恢复正常营运,但是出租车司机们的诉求能否得到满足,他们心里也没底。

  一位已经开了近10年出租车的女司机刘师傅(化名),拍着方向盘向记者痛诉了高额“份子钱”给她带来的压力,而“专车抢生意”无疑让她雪上加霜。刘师傅说,她希望取缔出租车公司,直接跟政府合作,“给政府干”,因为政府总不至于会坑她。

  “专车”只是停运导火索 主因是“份子钱”太高

  1月12日,济南市部分出租车停运,抗议出租车公司“份子钱”过高,“专车服务”影响生意等,甚至传闻有人扬言,“停运期间,谁出车就砸谁的车”。

  刘师傅说,那天她也没有出车,一是因为她希望停运能让相关部门重视出租车司机们的诉求;二是因为她怕被砸车。“车被砸了得自己花钱修,还得耽误功夫,得不偿失”。所以刘师傅给自己放了一天假,而她以前从来没舍得休息过一整天。

  “如果每天你一睡醒,就欠人家150元钱,你就会知道,根本没法安心休息。”刘师傅说,她每天早上7点出车,一直干到中午12点才吃午饭,而这段时间,每个出租车司机都是在给出租车公司干活儿,“5个小时赚的钱才够一天的‘份子钱’,如果再把油钱、气钱和汽车保养的成本算进去,恐怕半天赚的都不够‘份子钱’”。

  对于出租车停运的原因,刘师傅认为,“专车抢生意”只是个导火索,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份子钱”太高,出租车司机们的压力太大。

  “份子钱”越来越高“专车”让活儿更少

  据刘师傅介绍,2006年,她买下了一辆运营年限还剩1年零9个月的二手出租车,成为一名出租车司机,每个月要交500多元的“份子钱”。2007年,她开到了自己的第二辆出租车,是一辆新车,运营年限为2008年到2014年6年,每个月要交3450元的“份子钱”。如今她开的出租车,是她开到的第三辆出租车,每个月的“份子钱”已经变为4493元,平均下来,每天的“份子钱”是150元。

  刘师傅不知道自己交的那些“份子钱”都去了哪里,在她的印象里,这些钱应该是都被出租车公司拿去了。尽管“份子钱”越来越多,她却并没有改行。“我们出租车司机文化水平都不高,除了会开车,真不知道还能去干啥。大家都觉得我们好像赚很多钱,其实事实并不是这样的,而且我们还因为长时间开车落下一身病。”说到这里,刘师傅狠狠拍了两下方向盘。

  2014年9月,“滴滴专车”进入济南,成为很多济南市民出行的另一种选择,刘师傅的生意也受到了影响。“以前我们跑3公里没拉到活儿说明那天活儿不好干,现在我们却经常跑10公里都拉不到活儿。”刘师傅说,跑空车的成本太高,很多时候她会找一个小区门口停车等着,碰碰运气。

  “我嫂子也是出租车司机,她跟我说,前几天她跑了30公里没拉到一个活儿。你知道30公里是什么概念吗?那是从济南东到济南西的距离,要是绕着济南高架桥跑,能跑好几圈。”刘师傅说,别怪出租车司机停运,真的是越赚越少,她现在每个月比以前少赚1000多元。

  公司规定损司机利益 黑车也抢活儿

  说到出租车公司,刘师傅一肚子气,她感觉出租车公司除了跟他们收“份子钱”和偶尔给他们开个工作会外,并没有为他们做些什么,而且出租车公司的很多规定也并不考虑他们的利益。

  “公司规定,如果出租车出现违章,司机要停运3天学习,这个规定虽然耽误我们的赚钱时间,但是为了各方面安全考虑,我们也就接受了,可是很多规定根本就不考虑我们的利益。”刘师傅说,只要有乘客向公司投诉,不管事实是怎样的,他们都得停运3-5天,公司根本不管他们说什么。而停运期间,他们不仅没办法赚钱,每天还得惦记着150元的“份子钱”。

  除此之外,济南市的“专车”、黑车、异地营运车辆越来越多,让出租车的生意也越来越难做。

  “虽然国家承认‘专车’是合法的,但是有很多‘专车’是私家车冒充的,济南市一直说要严打‘私家车冒充专车’的行为,却一直没见动静。”刘师傅说,现在济南的异地营运出租车越来越多了,也一直没见政府有什么动静,如果政府抓到非法营运车辆就直接公布车牌号,那他们也就能相信政府的决心了。

  要么取消或减少“份子钱” 要么司机直接跟政府合作

  近日,辽宁省人大常委会会议审议了《辽宁省客运出租汽车管理条例(草案第三次审议稿)》,在既有出租汽车经营权今后的配置问题上,审议稿中增加了一条,即“逐步实现出租汽车运营服务经营权无偿有限期使用。”同时,还增加规定:“尚未实行出租汽车运营服务经营权有偿使用的市、县,不得新出台有偿使用政策。”

  辽宁省这一举动让很多媒体解读为“辽宁省拟逐步取消‘份子钱’”,也让其他省份出租车司机们看到希望。

  “我听说沈阳马上就要取消‘份子钱’了,南京还是哪里好像也要取消了,济南怎么一直没有动静?”刘师傅说,他们停运,无非是想让有关部门了解一下出租车司机们的处境,关注一下他们的诉求,能够督促出租车公司取消或者减少“份子钱”。

  “买一辆帝豪也就6万多元,出租车公司就敢每月收我们4500元的‘份子钱’,一交就是6年,总共就是30多万元,够买好几辆车了,你说我们能舒服吗?”刘师傅说,出租车公司敢要这么多钱,无非就是因为他们有运营牌照,那么为什么政府不能直接把运营牌照给出租车司机使用?

  “车我可以自己买,政府给我规定运营年限,到期我一定自动报废。我们可以归区政府或者街道办等管辖,乘客有不满可以找这些部门投诉,出租车公司完全可以取缔。”刘师傅说,她想直接跟政府合作,“给政府干”,因为政府总不至于会坑她。

编辑:温伟伟    责任编辑:谭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

1、凡本网专稿均属于中国山东网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中国山东网的作者姓名。

2、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山东网)”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品内容涉及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核实确认后尽快处理。

3、因使用中国山东网而导致任何意外、疏忽、合约毁坏、诽谤、版权或知识产权侵犯及其所造成的各种损失等,中国山东网概不负责,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4、一切网民在进入中国山东网主页及各层页面时视为已经仔细阅读过《网站声明》并完全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