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市】一个老寡妇教师13年的申诉

作者:sun523530613 时间:2015/5/25 11:05:51 点击:22155

  尊敬的领导:您好!

  我今天给各位领导同志讲一个《老寡妇教师被剥夺教师福利分房权》的真实故事:我叫孙治英,是烟台开发区第六小学的一名退休老教师,我1941年10月份出生,1959年9月份就踏上了教育工作的岗位。上岗时我还不满18周岁,到55周岁退休时我已有37年的教龄了。在开发区可能是教龄最长的教师吧。我的丈夫林绍章是烟台二十四中的教师,我们同在1996年先后退休。刚要享受天伦之乐,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在1999年我的丈夫因病去世,从此我成了一个孤独寂寞的寡妇。

  2002年有一天学校通知我去开分房会议,在正文部分中很正常,没有障碍;在备注上写有“离异或丧偶者不参加分房”。从此我辛辛苦苦工作一辈子的老教师,一下子就变成一名犯罪分子,教师福利——分房的权益完全被剥夺了。

  13年前教委的领导同志,你们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干部么?你们知道一对夫妇,死去了一个,活着的那一个有多么伤心!有多么悲惨么!如果当年你们有一点点人情味儿的话,应该给予优先和优待照顾才对!可是我的好领导没有一点仁慈之心,却大把大把的往我的伤口上撒盐。你们是有权有势的领导,你们分到的是楼中楼,既漂亮又舒适,好幸福啊。而我,无权无势的老寡妇,却无栖身之地。请问当年的好领导,咱们准备的房子是为别单位的死人住的呢?还是为本单位活着的职工住的?你们为什么、又凭什么要剥夺我工作一辈子应享受的教师福利房的权益呢?你们只管个人享受不管职工的死活,你们真是太伟大了。你们生活在党的阳光下,而我却退回到万恶的旧社会,13年来我没有见到一丝党的光照。

  分房结束后的前两三年中,我不甘心放弃,三番五次去教委讨要房子。我看到的是白眼,听见的是恶言恶语,也有时他们会花言巧语敷衍我、派车送我回家。最后一次有一位领导告诉我:余下的房子已经退回管委了。我想去管委,可我连大门也进不去。前几年我想来想去总感到特别委屈,有时产生上马路撞车的念头,死了不生气,不上火,因我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幸亏有人相劝,有人帮助,我才放弃了死的念头。故事我讲完了,不知各位领导作何感想。

  今听说教委要在奇章村建一处学校,要拆部分村民的房子。奇章村村委也准备好拆迁安置房,我也想在奇章有个自己的家。我所要的房子与奇章村村委没有一点关系,因我是非农业户口,公办教师,村委没有我一平方的土地。我要的是13年前被那些没有人情味儿的领导拆掉的我工作一辈子的教师福利房。通过学习让我明白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寡妇也是人,她并没有犯法,她有享受与他人同等待遇。

  今天我有以下要求:

  一、我要奇章村村委准备的拆迁房种面积最大、采光最好、南北通透的房子;

  二、我要求教委补偿我13年的精神损失费;

  三、我要求教委承担我13年的房租费。

  今敬请有关领导借全国人大的东风来捍卫一个老寡妇教师的合法权益,让我得以安享晚年。

  此致敬礼

  退休老教师

  孙治英

        2015.05

0

律师回复
0

网友回复
0

我要回复

在本栏目的所有发言用户,视为已仔细阅读中国山东网《山东民声》服务管理规定并完全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