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宁1岁男童输液险夭折 家属怀疑医院用药不当

作者:山东民声 时间:2015/1/21 3:45:14 点击:23339
《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严重过失导致男童患上血液病》: 平民百姓呼吁社会各界为民伸张正义!! 我叫宋海利,家是邹城市岗山街道前八村。今天我怀着万分悲愤的心情。陈述我1岁1个月的儿子(宋佳赫)。被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庸医在住院期间出现输液过敏症状不及时处理的造...[详细]

  中国山东网1月19日讯(记者 姜瑞丽)近日,济宁市民宋先生向中国山东网山东民声投诉称,他一岁的儿子因为咳嗽去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就诊,医院诊断为支气管肺炎后住院,住院第四天,孩子在输液红霉素的时候出现了呕吐、尿血等症状,直至昏迷,转到重症监护室以后医院一度下了病危通知书。宋先生怀疑儿子出现了红霉素过敏,对此,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表示,医院在诊疗过程中并不存在过错,宋先生的儿子出现的症状是其他疾病所致,并非用药引起。

  叙述:1岁男童输液险夭折 家属怀疑红霉素过敏

  宋先生的儿子小赫(化名)是2014年12月5日上午9点左右,因咳嗽到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就诊的,医院初步诊断小赫为支气管肺炎,医生建议住院。小赫住院前三天,一切正常,第四天上午,也就是12月8日,医生查房说痰培养和尿常规检查都正常,小赫有些支原体衣原体感染,需要在输液中加上红霉素。中午12:30左右,小赫打上红霉素10分钟左右,出现了烦躁不安、哭闹,刚吃进去的母乳也吐了出来,并吐出了一些黄色的液体。

  宋先生说,值班医生判断黄色液体可能是胆汁,只是将输液的速度慢了下来,并要求家属别给孩子吃东西,简单处理之后便离开了。医生前脚刚走,小赫就出现了疑似血尿的状况,医生让紧急查尿,但是由于没有尿液,只好先给孩子补液积攒尿液。期间,小赫又吐了两次黄色液体,脸色和嘴唇呈现了苍白色,并且发起了高烧。

  输液结束的时候,已经到了下午2:30,下午四点左右,小赫依然哭闹不安,医生告诉家长可能是肚子胀,给予灌肠处理以后,小赫便睡着了(宋先生事后怀疑其实是昏迷)。没多久,医生告知要紧急查血,还要做B超。在等待的过程中,孩子一直处于昏睡状态,此时宋先生被告知小赫出现了溶血性贫血,要转到重症监护室。下午6点左右,小赫转到重症监护室,6:30左右,医生找家属谈话,向宋先生下了病危通知书。

  经过输血等一系列抢救,小赫被救了回来,在重装监护室的第二天,也就是12月9号,医院没有继续给小赫使用红霉素而是改用阿奇,并给小赫做了骨髓穿刺等各项血液检查。宋先生说,检查结果没有一项能说明小赫是先天性溶血性贫血,为什么会出现溶血性贫血也就成了宋先生心中的疑团。

  在重症监护室治疗了6天,小赫终于脱离了危险,转入普通病房。虽然孩子转危为安,但对于小赫为什么出现溶血性贫血,宋先生一直心存疑惑,对于事发当天孩子出现不适症状医生没有停用红霉素的处理是否恰当,宋先生也存在质疑。此后宋先生被告知小赫的溶血性贫血是自身的疾病,跟医院用药并没有关系。由于孩子还在住院,考虑到会对孩子产生不利影响,宋先生也就没再纠缠此事。

  此后,宋先生带着小赫的病例走访了北京和济南的几家医院,得知溶血性贫血的治疗方案都是一样的,孩子太小不适合折腾,加上担心孩子出现闪失,便继续留在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治疗。

  宋先生说,住院期间,医生每次查房都会反复强调小赫的病(指溶血性贫血)很容易复发,千万别受凉感冒,否则很容易诱发。12月25日,小赫出院,让宋先生感到不安的是,小赫的病没有办法根治不说,还需要服用激素3个月到半年的时间,而长期服用激素的危害,更让宋先生心里没底。“孩子回到家里,每一分每一秒家属都不敢松懈,听到孩子打一个喷嚏都害怕得要死了。”对于孩子的病,宋先生感到非常苦恼。

  医院:诊疗过程没有问题 孩子病发是巧合

  孩子输液红霉素不到半小时就出现烦躁不安、吐黄疸、血尿等症状,医院为何不停止用药?转重症监护室之后,医院停用红霉素改用阿奇,如果不是红霉素的问题,为什么要换药?事后家属和医院理论为什么孩子都吐胆汁了还不停药,医院为何又否认那不是胆汁?

  一系列的疑问在宋先生脑海中徘徊,为了给孩子讨要一个说法,12月31日,宋先生来到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希望寻找答案并追究相关医护人员的过失责任。经过一番交涉,宋先生被告知孩子得这种溶血性贫血和医院没有任何关系,医生也没有任何失职,建议委托第三方鉴定处理。

  为了验证孩子是否出现了红霉素过敏,宋先生查阅了不少医学文献,在一篇有关药物过敏并发症的文献中,宋先生查到这样一段描述:严重的药物过敏反应可引起全身性损害,如过敏性休克、血细胞减少、溶血性贫血、粒细胞减少:呼吸系统症状如鼻炎、哮喘、肺泡炎、肺纤维化等;消化系统症状如恶心、呕吐、腹痛、腹泻等;肝损害如黄疸、胆汁淤滞,肝坏死等;肾损害如血尿、蛋白年、肾功能衰竭等。

  宋先生认为,儿子出现的溶血性贫血、昏迷(休克)、呕吐、血尿等症状,跟文献里的描述很像,但是医院对于药物过敏这一说法予以否认,无奈之下,宋先生只好向中国山东网山东民声求助,希望能为孩子讨一个说法。

  1月19日下午,中国山东网记者根据宋先生提供的联系方式,电话联系到了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一位李姓主治医生,李医生告诉记者,关于宋先生的疑问,院方已经作出了说明,如果宋先生仍有问题可以通过医院的正规渠道解决,医院绝不会避而不见。如果医院没有给出答复,可能还存在一些程序方面的问题。随后,李医生表示不方便以个人名义接受记者采访,建议记者联系医务处或者投诉办。

  记者辗转联系到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医患关系与安全管理办公室(投诉办),一位负责处理此事的马姓负责人称,接到宋先生的投诉以后,医院记录下被投诉者姓名,在科室内部和院里都进行了讨论,院方后来出具了书面的意见反馈给患者家属。该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小赫的溶血性贫血是其自身的疾病,并不是由医院用药所致,医院的诊疗过程也没有问题。

  “家属要是不相信我们给出的回复,可以去其他的同级或者上级医院咨询。”马姓负责人说,“他质疑我们用红霉素之前为什么不做过敏试验,这个药物是不需要做过敏试验的,国家没有相关规定我们怎么执行?”

  上述负责人告诉记者,公开报道中也曾经出现过一些不需要做过敏试验的药物,如丹参或者中药等,引起过敏导致患者死亡的案例,这是极低概率事件,况且小赫出现的症状并不是过敏的反应,医院在用药的疗程、滴数、剂量上都没有问题,只是孩子发病的时间有些巧合,跟红霉素是没有关系的,医院在处理的时候没有停用红霉素也没有问题。“溶血性贫血是一种疾病,而不是医源性的损害。”上述负责人说。

  第三方调解机构:已介入调查 15个工作日出结果

  记者从马姓负责人处得知,宋先生的投诉已经提交济宁市医患维权协会介入调解,便拨通了该协会的电话。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女性调解员告诉记者,受患者和院方的委托,维权协会已经对这起医患纠纷介入调查,目前,相关的材料已经提交济宁市相关专业的专家评定,调查医院的诊疗过程是否存在问题。

  该调解员告诉记者,经过专家初步评定,如果认定医院存在过错,维权协会会制定一个赔偿数额,如果难以认定医院是否存在过错,医患双方可以委托济宁市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进行医疗事故鉴定。

  “我们只是一个第三方调解机构,是处理医患纠纷的一个途径,如果通过调解双方仍达不成一致,可以去做医疗事故鉴定或者到法院起诉。”该调解员说,维权协会出具的鉴定结果并不是强制性的,医患双方可以不采纳。目前,宋先生的这起纠纷已经在专家评定阶段,一般来说,会在15个工作日以内出鉴定结果。

  记者了解到,济宁市医患维权协会成立于2005年底,是山东省首家专门进行医患纠纷调解的非营利性社团组织,由济宁市司法局主管。协会建立了200余名专家、教授组成的专家库,在此基础上成立评定委员会。针对受理的每一例纠纷,都会有至少3名专家进行评定,拿出调解方案。如果医患双方均能接受,则双方签订并执行调解协议。如有任何一方不接受,则可通过设在协会的行政调解办公室、医疗争议仲裁庭、法官工作室等寻求其他解决途径。

0

律师回复
0

网友回复
0

我要回复

在本栏目的所有发言用户,视为已仔细阅读中国山东网《山东民声》服务管理规定并完全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