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山东网首页  登录  新闻热线:0531-85876666 在线留言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青岛市】青岛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被指误诊

作者:qdgyf 时间:2015/1/12 14:58:50 点击:38750

  一、青医附院乱诊乱治

  2004年8月,女儿在青医附院确诊为再生障碍性贫血,于是长年服用药物,长达十年之久治疗。

  而为了给女儿治病,我于2007年7月申请生二胎。在经青岛市计生委青岛市病残儿医学鉴定组鉴定后,诊断为再生障碍性贫血,同意生育。未想,儿子于2012年4月却诊断为再生障碍性贫血,吃同样的药也长达两年之久。

  鉴于一个家庭在不同环境中生活的两个孩子竟然会出现同一种病?直至2014年2月因偶然因素在齐鲁医院就诊时,刘传芳医生和袁医生表示怀疑,结果化验之后诊断为范可尼贫血。

  为进一步核实,又去天津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病医院,确诊为范可尼贫血。

  至此,两家医院诊断结果一致,并认为:范可尼贫血唯一的治疗方式是骨髓移植,“以前的药不要吃了,这些药不起作用。不需要吃。”

  一个偶然的机会,带着孩子去齐鲁医院就诊,初诊的时候医生就马上考虑是范克尼贫血,证明这不是什么难以诊断的疾病。

  对于血液大夫,遇到初诊再障的患者一定要,首先要分先天和后天的区别。这些应该是血液科大夫最基本的常识!!!!!小儿血液科一群瞎比专家。长达十年的信任,怎么会犯下小儿科的错误?仅靠临床表现经验造成FA的误诊漏诊。吃了长达十几年的药。没有对症下药。造成很大的副作用。

  给我全家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以及精神上的打击。两个孩子们身体的伤害和煎熬。最可恨的女儿的乱诊、乱治。不是误诊根本就没做进行有效的鉴别。

  二、青医附院小儿血液科医生联系药贩子直接用假药,医生利用职务之便参与医药销售,构成药品违法经营罪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第一条为加强药品监督管理,保证药品质量,保障人体用药安全,维护人民身体健康和用药的合法权益,特制定本法。

  《医疗机构管理条令》《医院管理规章制度》《医师法》《医疗机构药事管理规定》

  第二十五条医疗机构临床使用的药品应当由药学部门统一采购供应。经药事管理与药物治疗学委员会(组)审核同意,核医学科可以购用、调剂本专业所需的放射性药品。其他科室或者部门不得从事药品的采购、调剂活动,不得在临床使用非药学部门采购供应的药品。

  青医附院小儿血液科医生与药贩子私购“抗T细胞兔免疫球蛋白”没走正规渠道,药贩子送药后直接使用假药,无验收手续。医生利用职务之便参与医药销售。构成药品违法经营罪

  医院病房不是看病的地方,是个交易敛财的场所。这就是:”三等甲医院”,还相信谁?误诊误治还可以考虑水平问题,使用假药是什么性质?这么多病号都这样经历的,医院领导不但不处理,,找各种借口狡辩。还包庇,到底谁是保护伞?

  《处方管理办法》药品名称:兔抗人胸腺细胞免疫球蛋白(即复宁)本品为处方药,须凭处方购买,处方药应当凭医师处方销售、调剂和使用。

  最可怕的是病号的发票是假的,出具的时间为2011年3月份。北京商业发票,此发票自2011年一月份。全国停止使用。说明了什么,不言而喻。[url=http://club.qingdaonews.com/ubb/青岛青医附院被指误诊长达10年%20院方:不存在误诊误治%20-%20行业快讯%20-%20健康报网――国家健康门户%20http://www.jkb.com.cn/news/industryNews/2014/1205/356584.html]青岛青医附院被指误诊长达10年院方:不存在误诊误治-行业快讯-健康报网――国家健康门户http://www.jkb.com.cn/news/industryNews/2014/1205/356584.html[/url]

  三、立案调查情况:

  青岛市市南区药监局到北京“北京京卫元华医药科技有限公司””调查结果为假药,迟迟不敢公布,为什么不移交公安部门?

 

0

律师回复
0

网友回复
4

qdgyf 2015/1/12 17:04:57

青医附院小儿血液科医生联系药贩子直接用假药,医生利用职务之便参与医药销售,构成药品违法经营罪

qdgyf 2015/1/12 16:59:26

该杀

qdgyf 2015/1/12 16:56:52

青医附院误诊误治长达十几年,图财害命,太黑了 女儿于2004年8月在青医附院确诊为再生障碍性贫血,长年吃环孢素、血凝胶囊、达那唑胶囊、复方皂矾丸、等2011年5月给予ATG治疗。长达十年之久。儿子于2012年4月诊断为再生障碍性贫血,吃同样的药也长达两年。 一个偶然的机会,带着孩子去刚落户的齐鲁医院就诊,医生表示怀疑,化验之后诊断范可尼贫血,为进一步核实去天津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病医院诊断为范可尼贫血。两家大医院一个结果。范可尼贫血唯一的治疗是骨髓移植。以前的药不要吃了,这些药不起作用。不需要吃。青医附院这不是扯淡吗?榨取老百姓的血汗钱吗?这不是宰人吗?去齐鲁医院就诊,初诊的时候医生就马上考虑是范克尼贫血,证明这不是什么难以诊断的疾病。如果不是因为这次偶然的机会去另外大医院就诊。孩子会一直这样被误诊下去,花费的不止是上百万元,父母的血汗钱,(为治病把房子都卖了)会源源不断的流入青医附院的腰包。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不能不让人想到谋财害命这个词。1987年第四届全国再障学术会议修订的再障诊断标准。2004年至2014年十年之久。如果早一天发现范克尼贫血,你们就会早一天经济少受损失,青医附院那帮人也就早一天少了一份收入,苍蝇见了血,妖怪见了唐僧肉,哪里会放的过。为了赚这点黑心钱,潜意识有意无意的忽略了这个本应考虑的鉴别诊断,否则就是断了一份财路。想到这里,让人骨头里发凉。就是这样一帮子医生在青医附院,在青岛最美丽的江苏路上,占据着青岛最好的医疗资源,不是想着怎么治病救人,而是挖空心思怎么赚钱,病人在他们眼里就是一只只待宰的羔羊。见过形形色色的医生,许许多多大夫,有的热心有的粗心,有的热情有的蛮横,有的贪财有的无私,但是大多都有自己的底线,就是做人的良心。没有过像青医附院这样的恐怖,利用岛城百姓对他们的信任,这样肆意践踏良知,只为了那已经鼓鼓的腰包。他们会在乎两个可伶的孩子吗?会看一眼孩子父亲紧锁眉头,会为孩子母亲的眼泪有一丝的愧疚吗?我想不会。 上到一个民族有特性,下到一个家庭有家风,青医附院,你呢?从这个经历来看,用什么样的词语来形容你们做医风院风呢?当老百姓踏进你们医院的时候,患者还以为当自己是个人,而你们呢,是不是会产生幻觉,一台台的取款机在排队挂号,引颈待戮? 希望有一天,青医附院的医生看诊桌前的患者只是患者,不是一摞子钞票。 青医附院自己组织小儿科专家论证,说没错。可笑?拿着假病历骗人,已经治错了。还专家,谁信?难道齐鲁医院和天津血液病医院错了?狡辩。让走法律程序。得知每个医生都投了保,医院有律师,输了官司。有保险公司赔偿。医院医生不掏一分钱。拿着齐鲁医院和中国血液病医院的结果。公布于世。具有作假偷窃行为。欺骗老百姓,骗党。把责任推得一干二静。病号家属带着希望,带着信任。带着血汗钱来看病。要的是好的结果。医院只顾收取老百姓的血汗钱。靑岛齐鲁医院和中国血液病研究所都诊断为范可尼贫血。都明摆的事实。让我们花的倾家荡产。去请律师做鉴定。这哪来的钱? 青医附院隶属山东卫生部门。推给市南区卫生局88729755.推给法规处。又推给靑岛市医患纠纷调解中心。可笑只挂牌还未开业。又推给靑岛市医学会82798820要先交鉴定费才受理,找到卫生厅安处长053167876152.又推到青医附院82911017还是让我们打官司。青医附院收了我们的钱,我就的找你们医院。老百姓只认诊断结果。青医附院收钱的时候怎么不说?既然受理了,就得负法律责任。更可恨的是该报销的都便宜,自费的很贵。特别是上ATG时让药贩子送药连发票都没有。转身五六万就花去了。太黑了。一瓶环孢素一千元。还有其他的药都上千元。杀人不商量。可怜天下老百姓。请政府出面为老百姓做主。齐鲁医院和天津血液医院都说不用吃药。天哪?十几年的药费。花掉上百万元。就这样打个水漂。连个响都没听到。作为青岛地区最好的医院有这个专科。这么多专家。怎么犯这样的错误。我作为个病号家属,从网上都知道这么多。专家都干什么去了?

qdgyf 2015/1/12 16:55:44

中纪委:高校附属医院极易诱发腐败 将重点整顿 日前,中央巡视组视察高校附属医院发现,校辖附属医院摊子大(75所高校拥有105所医院,多为三甲医院)、权属杂、监管难,极易诱发腐败(王冠军、胡铁辉因严重违纪违法被立案调查,两人均为高校副校长,担任附属医院要职),引起了反腐部门的高度注意,有关部门下一步将重点整顿高校附属医院。 中纪委昨日发布消息称,吉林大学副校长兼白求恩医学部学部长王冠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组织调查。三个月前,中纪委发布消息称,中南大学副校长兼湘雅二医院党委书记胡铁辉涉嫌违纪问题被立案调查。两人均为部属高校副校长,主管医学教学工作,同时都在高校附属医院担任要职,王冠军长期担任吉林大学第一医院院长,胡铁辉长期担任湘雅二医院院长、党委书记。 上月,中央巡视组向复旦大学反馈专项巡视情况,特别提到“校辖附属医院摊子大、权属杂、监管难,极易诱发腐败。” 记者统计发现,全国75所部属高校旗下多达105所附属医院,其行政、教学、医疗业务、财务等方面均归不同部门负责,教书育人与救死扶伤一举两得,听上去很美,现实却千头万绪难以理清。 中央巡视组的反馈,传递一个重要信号,高校附属医院的问题已引起反腐部门的高度关注。记者从教育部获悉,有关部门将进一步深化直属高校附属医院管理体制改革。 摊子大:75所高校拥有105所医院,多数为三甲医院 根据学校官网统计,75所部属高校中,22所拥有附属医院,其中上海交通大学旗下有12所,是全国附属医院最多的部属高校。北京大学和中山大学均有8所附属医院。 部属高校105所附属医院中,87所为三甲医院。无需高校的名头,这些附属医院本身已声名远扬,比如北大第一临床医院、北大口腔医院、复旦大学旗下的华山医院、上交大旗下的瑞金医院、中山大学旗下的中山一附院等,其业务水平在当地医疗行业均是首屈一指,其收益也相当可观。 “我们医院效益一直很好,根本不需要学校的知名度”,上海某三甲医院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该院已有百年历史,拥有多名中科院、工程院院士。 先进的医疗设备和优质医疗资源,使得这些医院基本人满为患。 根据卫生部门对三甲医院的评级标准,医院的住院床位数至少在501张以上。而目前全国有800张以上病床的医院中,半数以上是大学附属医院。有的医院床位创全国之最,比如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约5000张。 三甲医院要每床至少配备1.03名卫生技术人员,这些附属医院的医务工作者基本都在千人以上,有的甚至多达两三千人。 权属杂:教育部门、学校和卫生部门三位一体的管理格局 中央巡视组所说的“权属杂”实为高校附属医院的普遍性问题。多所医院、高校相关负责人接受采访时都承认这一点。 上世纪末中国高校体制改革,一批原来隶属卫生部等部门和地方政府的医科院校连同其附属医院一起并入教育部直属综合性大学,由此形成“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的格局。 所谓“附属”,顾名思义即高校所附设或管辖的医院,其权属应为高校,而现实则不然。早在2000年,国办转发的《关于调整国务院部门(单位)所属高校管理体制和布局结构的实施意见》明确规定,附属医院的行政及教学业务管理由教育部门负责,但医院救死扶伤、提供医疗服务的属性未改,医疗业务仍由卫生部门负责,由此形成教育部门、学校和卫生部门三位一体的管理格局。 在行政管理上有两种模式,有的医院归学校直接管理,有的则归学校下属医学院或医学部管理。 从组织架构上讲,第一种模式是原医科大学或医学院与综合性大学合并后更名为大学医学院或医学部,作为大学下设相对独立的二级管理实体,其管理功能基本保留,附属医院归医学部直接管理,如北京大学与其附属医院。 第二种是医科大学或医学院经过与综合性大学合并重组,成为大学众多学院中的一个,附属医院划归大学直接管理,与医学院没有隶属关系。例如武汉大学、吉林大学与其附属医院。 附属医院人事任命则是根据此前的行政级别来决定。高校合并时,有的医科大学为卫生部直属,有的则是省属,其附属医院级别也不同。高校合并后,附属医院的级别并不受影响,也依然是独立法人。 据教育部党组原成员、武汉大学前校长顾海良介绍,武大的几家附属医院都是省属医院,属于厅局级,人事任命就由武大和湖北省委共同管理,院长和书记是副厅级,武大和湖北省委共同决定。武大考察,任命前要报湖北省组织部决定。 复旦大学附属医院中山医院副院长朱同玉告诉南都记者,医院一把手是副局级领导,由上海市委任命,医院其他处级官员就是复旦大学任命。 而如果附属医院为市属,其一把手仅为处级或副处级,其人事任命则由高校决定。 资金乱:主要有医院收入、财政投入和学科建设三种资金来源 高校虽然做了医院的“家长”,却并不掌握财政大权。根据相关要求,医院的资金、财务管理仍由卫生部门负责。 中央与地方共建、以地方管理为主的医科类高校附属医院的卫生事业费指标下划,由财政部有关部门研究确定。附属医院的事业经费由同级财政部门划拨到卫生部门,再核拨到医院。 原本属于地方医科大学的附属医院,则继续接受地方政府财政拨款。“武汉大学的几家附属医院,以前为省属医院,省里一直都有投资,这一传统在合校时也得以继承,”顾海良表示。 目前,附属医院的各类资金来源主要为医院收入、政府财政投入和学科建设资金。 “医院属于独立法人机构,包括人员工资和基建项目资金等,都是上一级政府根据规定下拨一定比例,再加上医院自己的业务收入和资金自筹”,上海交大附属医院瑞金医院一位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进行财务审计时,就由院方和外部的审计部门进行监管,学校并不负责此业务。 当然高校也并非“甩手掌柜”,仍会以学科建设名目划拨医院经费。“大学医学院的学生在我们这里实习,科研上在我们医院设有学术课题,还是会给我们一部分科研经费”,瑞金医院一负责人表示。卫生、教育等部门下拨经费,仅拨款类的科研经费就五花八门,包括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科技部、卫计委、教育部等部委单位和省市下拨的各类研究经费和各类基金会资助的研究经费。 “钱下拨到医院后,医院的科教和财务部门管理经费使用。结束时,谁出钱谁负责管理审计”,瑞金医院一位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医院庞大的利润,高校又是否能分得一杯羹?此前,部分附属医院曾给高校“分红”。2007年,当时的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曾公开表示,“很多医院反映其所属高校给其下达每年上缴多少钱的任务。” 当年1月,卫生部下发《关于严禁高校附属医院向所在高校缴纳“管理费”、“基金”等各种不合理费用的通知》,严禁附属医院向其所属高校缴纳不合理费用。 这一规定的依据非常明确:附属医院与高校都是独立核算、自主开展业务活动、独立承担民事责任的事业法人实体,附属医院本身应自负盈亏。 教育部相关负责人告诉南都记者,十多年来,教育部一直根据要求清理各种不合理收费项目,成果初显。 “几家附属医院都不向武汉大学交钱”,顾海良表示。 采访中,北京、上海等多家高校附属医院相关负责人均给予同样回答。“不要把学校和医院扯在一起,附属的概念就是只承担教学责任”,瑞金医院一负责人表示。 监管难:非独立法人管独立法人,“处级”管“厅级”的尴尬 资金和人事的多重管理,使得医院出现监管难。中央巡视组对复旦大学的巡视结果就指出,附属医院存在监管难,极易诱发腐败。 “科研经费拨款来自各方,很容易造成监管失控”,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直言。 目前附属医院财务监管主要归卫生行政、财政以及审计等部门负责,但这些部门对学术研究则了解不多。顾海良就直言,“目前管理肯定存在真空地带。” 卫生部卫生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李卫平介绍,高校合并后,附属医院作为医疗资产留在卫生部门,但人事和教学管理则归为教育部门,两部门的双重管理,出现了大量交叉之处或“真空”地带。比如医院院长是地方政府任命,其他人事是高校决定,但院长和医院人员又管理着资产。而在问责方面,资金方面属于卫生部门管理,卫生部门问责时,就无法对人进行问责。 卫生系统一官员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也表示,目前高校附属医院的自由度相比其他医院更大。对其问责难已经成为业内共识。有很多附属医院原本属于卫生部监管,但处在外地,“天高皇帝远”很难监管。 另一方面,“官本位”也让高校对附属医院本身的管理遭遇尴尬。并入了高校的医学院多为处级单位,且不是独立法人。而部分附属医院则属于“厅级”单位,因此就难免出现非独立法人管独立法人,“处级”管“厅级”的尴尬。 为了避免这一尴尬,很多学校都采用大学副校长兼附属医院院长的做法,比如武汉大学、上海交大等。 然而,医生对此则颇有微词:“院长行政事务太多,势必影响医院管理和医疗业务”,上海某医院医生告诉记者,医院院长大部分时间都在大学校本部上班,只有极少的时间在医院。而一院之长多为业务尖子,有时坐诊也会受到影响。 即便当事人,对于这种管理模式也不尽满意。西安交通大学前副校长、医学院院长闫剑群曾公开表示,由于官本位观念问题,办任何事都讲级别,导致大学医学院、医学部、医院在管理上本来难处的关系更加难处。合并后,西安交大两个综合性附属医院和一个专门医院都是处级,而省医院却是副厅级,使得该校医院“很有意见”。 如何改:有的主张强化“附属”,有的主张更加“独立” 尽管高校合并已走过十余年,但学校与附属医院以及各相关方的磨合仍在继续。 教育部一位官员介绍,目前综合类大学对附属医院的管理较弱,很多方面并无决定权。比如高考招生,很多学校的医学院在招生计划中仍单列,保持单独的招生代码。 原协和医科大学校长、工程院院士巴德年曾公开表示,如果医学院管理不了附属医院是一件悲痛的事。 2003年的非典疫情,曾让附属医院的管理体制备受考问。时任北京大学附属人民医院副院长王彬直言,非典期间,高校与附属医院缺乏公共卫生和预防医学方面的知识沟通,客观加重了疫情,增大了损失,其根本原因是高校对附属医院的管理较弱。 巴德年建议,医学院管理医院要有三项权力,一是党委领导权;二是干部人事任免权;三是经费管理权。 与此同时,还存在另一种观点:扩大医院的独立权。 “大学需要附属医院,但要给医学院和医院充分的独立权利”,复旦大学原校长杨福家表示。 至于如何“独立”,朱同玉建议,首先应扩大医院的行政权力。“现在所有附属医院的人,都是行政主管部门定指标,是计划经济下的模式,已经完全不适合了”,他建议,医院应仿照企业经营模式,摆脱编制束缚,自主决定人财物的需求和分配。 李卫平认为,目前正在进行的医改和事业单位改革中,大学附属医院更有利于先探索法人治理结构改革,成立大学和卫生部门以及医务人员共同组成的理事会,问责时直接向理事会问责。 对此,教育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下一步,教育部将按照深化医疗卫生体制改革、深化高等教育综合改革的要求,会同或协同有关部门进一步深化直属高校附属医院管理体制改革,以更好地发挥附属医院在医教研中的重要作用。

我要回复

在本栏目的所有发言用户,视为已仔细阅读中国山东网《山东民声》服务管理规定并完全同意。

主管:山东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37120170004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号:鲁B2-20090023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鲁)字第161号

短消息类服务接入代码使用许可证号:鲁号[2009]00010-B01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510518 鲁ICP备10003652号 鲁公网安备 37010202000536号

Copyright (C) 1996-2016 sdchina.com